麦色片

镇子上的老师9cd


到了镇上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人来人往显得很热闹,几个人开始闲逛,小柱看著路两边摆著的摊子,心里索思著,这块花布给娘裁件衣服一定好看,这块糕娘一定喜欢吃,虽然没钱买,心里却也很满足,觉得今天没有白来。 大舅二舅的熟人多,碰上了就拉了一起胡说八道,关係好的,还要拉著去打几两酒喝,酒一下去,脸就红了,吹话越发大胆,就连在广东打工的时候,晚上如何出去偷东西的事也拿出来吹,小柱就听不下去了,就说饿了!大舅豪爽,摸出票子来,说:“走,咱吃牛肉去!” 几个人就来到卖牛肉的摊子前,一人一碗,连汤带肉吃得满头大汗,小柱先吃完,就想起母亲交带的任务来,看两个舅吹得正热闹,就说:“我要到学校去一下呢!把这些东西给爹带去!” 大舅一点头,“那你快去,回来就到这里找我们!我还要喝呢!” 小柱就一个人朝学校走去,学校在镇东头,出了镇,经过一大片的荒田,田里的庄稼也收了,剩下些稻草立在上面,这时,太阳也隐去了,风一吹,有些凉意。 到了学校,里面静悄悄的,风吹树叶哗哗地响,破旧的操场上空无一人,几个教师家的孩子在那里玩耍,小柱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学校放假了,心情就有些复杂,慢慢地向李新民的房间走去。 李新民就住在学校后面那幢二层楼的旧砖房的楼上,同住楼上的几个老师都是城里来的,一到放假就回城里去了。 楼上的门全都关著,小柱一上楼就听到李新民说话的声音,小柱敲了敲门,里面的声音停住了,悄无声息,小柱又敲了敲,半天,李新民才问了一句,“谁呀?” “我!”小柱有些生气。 过了半天,李新民才过来把门打开,见是儿子就没好气地说:“你咋来了?家里有事啊?又没钱了吧?” 小柱走了进去,把东西往地上一放,说:“娘让给你带些东西来!”就看见屋里还有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忙多看了两眼,却是学校里的秦老师,以前还教过自己数学,就叫了一声:“秦老师好!” 秦老师也笑咪咪地看著小柱,说:“是李小柱呀,给你爹送东西呢?”边说边就拿手理了理头发,小柱就发现她也和自己读初中的时候不一样了,头发里也有了些花白,心里就有些发酸。 屋子里有些冷,李新民已经开始生炉子了,秦老师正围著炉子在烤火,她丈夫和女儿都调到城里工作了,就她还没有调动,反正也快退休了,她也懒得再调了,一有空就往城里的家跑。 “李小柱,过来烤火吧,屋里冷!”秦老师挺热情地招呼,李新民沉著脸,一言不发。 小柱有些生气,就说:“不了,秦老师,我得走了,回去迟了天就黑了!” 李新民想了想,就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来递给小柱,说:“早点回去吧,别在镇上玩,这钱给你娘!” 小柱想了想,就接过钱来,转身下了楼,望著阴沉的天空,出了一口气,大步走出学校。 李新民望著儿子的身影叹了口气,转身关上门,望著秦老师笑嘻嘻地说:“可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是你们家老王来了呢!” “屁话!那个没出息的现在在城里睡大觉呢!”秦老师也笑著,“我也吓了一跳,都怪你儿子,咋这个时候来!” “可不是咋的?刚才一急,我都差点射出来了!”李新民笑著,就挨著秦老师在炉子旁坐了下来。 秦老师挺了挺身子,说:“没出息,让自己的儿子就吓成这样,你们男人都是有贼心没贼胆!” “谁说我没贼胆?”李新民嘻嘻笑著,就拿手去捏秦老师的乳房。 秦老师也不推迟,反而挺起胸脯让他摸,笑著说:“在老娘面前你的胆倒大!” 李新民摸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就干脆掀开她的衣服摸,别看秦老师五十出头的人了,那对乳房倒不错,雪白硕大,颤微微的像两座小山,李新民就含住一只乳头吸了起来。 秦老师也被他吸得性起,就伸手到他裤裆里,摸著那根东西,说:“怎么这一会就又硬起来了!”说著就爱不释手地握在手里揉搓著。 两人抱著摸了好久,就都耐不住了,李新民蹲下身子,解开秦老师的裤子,一摸那里已经成了水洼了,笑著说:“你这里咋一年到头都在往外冒水呀!都变成水井了!” 秦老师白了他一眼:“你娘还有一个这样的水井呢!你是吃这种水井长大的吧?”说著就翻过身来,厥起个又大又白的屁股,说:“给老娘舔舔,痒得受不得了!” 李新民二话不说,就抱著她的屁股亲了起来。舔得秦老师直出粗气,一个劲地叫道,“再进去一点……舌头再伸进去……一点……对……就这样……你真厉害……” 李新民弄得性起,站起身来解下裤子,就要在炉子边大干一场,秦老师忙止住他,骂道:“你要死呀!在这里能做吗?还不快上床去好好地弄弄!要是又射了,老娘要你的命!” 李新民忙抱著她就上了床,边说:“我的心肝,我是弄死你呢!” 等李新民脱光衣服,回头一看,秦老师已经叉开双腿,挺起中间那团黑毛在等著他了,吃吃笑著:“快点来吧,把大鸡巴弄进去好好地日一回!”李新民就爬过去,骑在她身上,拿手分开那两片肥柔的大阴唇,挺起肉棒就插了进去。 秦老师被他插得直吸气,反而挺起大屁股向上迎,嘴里一个劲地叫著:“使劲弄,你给我使劲弄,弄烂了算!” 学校里还是静悄悄,赶集的人买著各式各样的东西回来了,几个女人在学校中间的水龙头洗菜,秋风中,那群操场上的孩子的喊声此起彼伏,太阳偶尔出来一下,还是很冷。 日暮时分,小柱随著大舅二舅踏上归途,回首望去,夕阳中的小镇,无比辉煌,远处寒鸦归林,炊烟燃起处,飘来阵阵香味。 大舅喝得已经沉醉,由二舅扶著,嘴里高兴地唱著歌,夕阳下的山野小道显得无比落寞,但小柱的心却又快乐起来,他想起了刘玉梅今天早上对他说的一句话。 这注定是个不平常的一天。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