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色片

笑看歡樂淫生636


第壹章王五下了火車,擡手招了壹輛出租車坐了進去。立刻拿出電話打了起來:“老二,我回來了,妳在哪裏呢?” 電話裏傳來弟弟王堯的聲音:“大哥妳回來啦?我還能在哪,在家呢呗。” “操,又跟哪個娘們搞上了,連妳大哥我都不來接!” “哎,別提了。本來叫小美過來,正壹邊操著壹邊等妳回來好給妳接風,誰知道他媽的壹個電話,這娘們就扔下我跑了。整的我現在不上不下的幹上火呢,大哥妳直接在外面帶壹個回來,咱哥倆壹起吧!” “操,這都後半夜快三點了,我上哪給妳找娘們去。真他媽的!” 王五挂了電話,剛要閉上眼睛養壹會神,忽然眼前壹亮,只見開車的居然是個女司機。 半小時後,王五和女司機壹起進了屋。 “大姐,別客氣,就和到了自己家壹樣。”王五脫了鞋,壹邊喊道:“老二、老二,出來!” “來了!”王堯直接光著身子從裏屋跑了出來,壹看見女司機,眼睛也亮了,笑道“大哥,我就知道妳肯定有辦法。” 女司機看了王堯壹眼,笑道:“妳就是王堯吧?咱都是壹家子,我也姓王,我叫王翠花。” “哈,翠花好,壹聽就是個實惠名,肯定耐操!”王五壹邊脫著衣褲,壹邊笑道:“大姐,咱話可說在前頭,妳陪我們兄弟倆操逼,大家就是圖個樂和。操好了,以後交個朋友可以,有啥事找到我們兄弟,肯定不帶含糊的。妳要是奔著別的事情,我們兄弟可不認賬。” “妳才耐操呢,拿我當老母雞啦!”王翠花壹邊也脫著衣服,壹邊說道:“老姐我孤兒寡母的,拉扯孩子不容易。就是想多認識幾個朋友,也多條路走。我這守寡守了好幾年了,也沒個固定的伴,正好遇見妳們兄弟倆,以後咱們常來往……” “能不能常來往,還得看大姐妳壹會的表現啦!”王堯笑道:“來,大姐,先給小弟吮吮雞巴。” 王翠花道:“就妳們倆這歲數,跟妳姐姐我好上壹回,保證就知道味道了,以後壹般的女人妳們還看不上呢!” 說著,王翠花低下頭含住王堯的大雞巴吮了起來。 王堯挺著雞巴叫道:“真別說,大姐這嘴是有勁,都快把我的尿給吸出來了。大哥,妳也試試。” 王五這時候也脫光了衣服,走到王翠花的身後抱起她的大屁股,說道:“壹會再說,妳哥我可憋了壹道了,我得先找個正經地方操幾下。”說著,對准王翠花的陰道口,噗嗤壹下捅了進去。 王翠花嘴裏含著雞巴,叫不出聲來,連連哼哼了幾聲,配合著王五的抽插搖擺著屁股。 兄弟倆壹前壹後,壹邊唠咳壹邊幹著王翠花。 不壹會,王堯說道:“不行了,大姐這嘴太狠了,吸的我雞巴都快麻了,大哥咱倆換換地方。我也得上大姐後面泄泄火。” 王五搖頭道:“不行,我還沒射呢,讓我先射壹發的。” 王翠花把王堯的雞巴吐出來說道:“妳們還是哥倆呢,沒玩過前後庭啊?都上大姐後面操不久得了!” 王堯壹拍腦門,叫道:“往常那些小娘們都不幹,我都快把這事忘了。來來來,大哥,咱哥倆有日子沒磨雞巴了。” 王翠花笑道:“那咱們先進屋吧,沒有床,妳大姐這麽跪著伺候妳們哥倆半天了。” “進屋進屋”王家兄弟連忙抱著王翠花進了臥室。 王堯往床上壹躺,叫道:“我是弟弟,我要在下面。” 王五笑了笑,也不和他爭。 王翠花跨坐在王堯身上,緩緩把王堯的大雞巴套進自己的穴裏。然後伏下身子,把屁股擡了起來,笑道:“王五,妳可先輕點捅。大姐叫妳使勁,妳再使勁。” 王五點點頭,扒開王翠花的屁股蛋,慢慢把大雞巴塞進王翠花的屁眼裏,壹直插到沒頂。 王翠花閉著眼睛哼哼:“漲……太漲了。” 王五感覺到自己的雞巴和弟弟王堯的雞巴隔著壹張皮挨到了壹起,拍了拍王翠花的大屁股說道:“大姐,都進去了,能開始操了不?” 王翠花伸手摸了摸自己身後,笑道:“行了,操吧。” 兄弟倆壹上壹下,開始抽插了起來。 王翠花趴在床上,承受兩兄弟壹上壹下兩個雞巴同時的抽送。王五雖然操的是屁眼,但跟操穴沒什麽區別,只見王五的陰莖在王翠花的屁眼裏插進抽出,王翠花的屁眼也隨著壹開壹合,下面王堯把個陰莖向上捅的像搗蒜似的。 王翠花甩著秀發,高聲呻吟道∶“哎呦┅┅太過瘾了,太刺激了。嗷!穴裏、屁眼裏,真舒服┅┅我的親哥,使勁操,小妹沒事┅┅二哥,把雞巴在穴裏再捅的深些┅┅大哥,把妳的大雞巴在妹的屁眼裏再幹的狠點┅┅啊啊,不行了,泄精了┅┅” 王五畢竟路途勞累,幹了壹陣,使勁壹挺,先射在王翠花屁眼裏了,過了五分鍾,王堯也隨後在王翠花小穴裏射了出來。 兄弟倆也不收拾,依舊壹前壹後夾著王翠花躺了下來,壹起笑道:“爽!真爽!大姐這小騷穴和屁眼真是不壹般,我們兄弟倆好久沒操的這麽舒服了。” 王翠花哼哼著說道:“妳們兄弟倆也行啊,這大雞巴又硬又熱乎,幹的姐姐我現在還啦啦尿呢。” 三人壹起說笑了起來,王堯說道:“大哥,妳剛出差回來,壹定累了。先去隔壁睡覺吧。難得遇見大姐這樣的好逼,我壹會得再跟大姐好好幹壹炮!” 王五叫道:“操,咱兄弟倆壹向都是有女人壹起上,妳難得遇到,妳大哥我就經常遇到了!我也打算壹會再和大姐爽壹次,要睡覺妳先睡覺去。大姐這屁眼太緊了,我現在雞巴就又硬起來了。” 王翠花笑道:“我說怎麽覺得後面怪擱挺的,原來是老大的雞巴不老實。這次大姐也被妳們操的舒服,以後咱們有的是時間。只要妳們想操,打個電話,大姐就開車過來。大姐這小穴和屁眼,隨便妳們操。” 兩兄弟齊聲說道:“那可好了。” 三人正說著話,門外忽然響起壹陣敲門聲。 王五看了眼表,奇怪道:“這都快淩晨五點了,誰能在這個時候來啊?” 王堯抓起條褲衩隨便壹套,說道:“我去看看,大哥妳和王姐先操著。” 王五此時的雞巴還沒有完全硬起來,正就著王翠花屁眼裏的淫水有壹下沒壹下溜著,聽了弟弟的話也不回答,只伸手把著王翠花的屁股摸著。 王翠花輕聲哼哼著,任由王五玩弄。 王堯大開門,只見門口正站著壹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還背著個書包,卻正是昨天剛幹到壹半就跑了的小美。 王堯連忙讓開身子,讓小美進來,問道:“小美,妳怎麽來了?” 小美笑嘻嘻地拍了拍書包說道:“昨天剛幹到壹半就被家裏叫回去了,我怕妳和大哥憋的難受。早上就說上早課,特意跑過來陪妳們操壹炮再去上課……大哥呢?大哥也憋壞了吧。” 王堯笑道:“大哥正在裏屋操著呢。難得妳這份心意,可我們哥倆也不能就這麽幹等著妳啊,那還不憋壞了。” 小美撅起嘴說道:“人家不是還小嘛,家裏有人管著。哪像妳們,壹天想幹啥就幹啥。” 王堯拉著小美朝裏屋邊走邊安慰她道:“呵呵……妳現在還是學習爲重嘛。來……正好給妳介紹個老姐認識認識,人家那活,實在太舒服了,妳可得好好跟人家學學。” 王堯跟小美進屋壹看,王五和王翠花已經改成了女上位。 王翠花雪白的大屁股坐在王五的雞巴上,噗嗤噗嗤的套弄呢。看見小美打量了壹眼,笑道:“妳們哥倆也真下的去手,瞅這姑娘也就和我女兒差不多大,還上高中呢吧?” 小美先對正躺著享受的王五打了聲招呼,轉過頭來大大方方跟王翠花說道:“高三了,最近日子可緊呢,要不昨天也不至于半夜就跑了。” 王堯這時也脫了褲衩,坐在床邊上。他的雞巴還沒有完全恢複過來,就讓小美先給他吸幾下雞巴。壹邊對著王翠花說道:“我們哥倆這旁邊就是學校多,這不幹學生還不好找其他的。妳別看這小浪蹄子在床上挺騷,在他們學校裏學習好著那,就從來沒掉下前三過。” 小美咬了壹口王堯的雞巴說道:“誰騷了,人家這叫學習不忘娛樂。屬于勞逸結合懂不?” 王堯的雞巴被小美壹咬,立刻殺氣騰騰的硬了起來。他怪叫壹聲,打橫把小美抱了起來,放在床上和王五並排躺在壹起。隨後撲到小美身上,把小美兩條大腿往肩膀兩頭壹搭,挺起雞巴就捅。 噗嗤壹聲,大雞巴齊根進底,小美低叫道:“好哥哥,妳輕點啊,人家還沒濕透呢。” 王堯大開大闊地捅了幾下,這才放慢了速度,壹邊抽插壹邊笑道:“這前幾下子,太輕了就沒有感覺了。後面的我慢慢捅,妳覺得好了叫我。” 小美被王堯幾下猛砸幹的直翻白眼,哼哼了兩聲,卻不說話。 王五把頭湊了過去,說道:“來小美,好長時間沒見著大哥了,親個嘴。” 小美就把頭扭了過去,跟王五親嘴。 王堯見了朝王翠花笑道:“大姐,妳看他們倆在下面享受的,光操逼不夠,還得親嘴……咱倆也親。” 王翠花笑著把頭探了過去,和王堯嘴對著嘴親了起來。 王五卻不幹了,叫道:“大姐,妳別光顧著親嘴。注意我的雞巴啊,都套偏好幾下了,再偏就給握折了。” 王翠花正起身子,噗嗤噗嗤奮力套弄了幾下,帶起幾滴乳白色的淫液。笑罵道:“人家小姑娘在下面享受,妳這老爺們也在下面享受,還挑三揀四的。要舒服,妳自己上來,想什麽角度操就什麽角度操,大姐要是讓妳操的皺壹下眉頭,就算白活這麽些年。” 王五還沒搭話,旁邊的王堯搶著說道:“就大姐這操逼的活,絕對的牛逼插針——真牛逼!我剛才還說讓小美好好跟妳學學呢。” 小美壹聽,不樂意起來,說道:“二哥,妳壹邊操著我,壹邊誇別人的逼好,也太讓小妹傷心了……男人幹女人,還不都是拿雞巴往穴裏壹頓捅,有啥不壹樣的啊。” 王翠花笑道:“老二真是不會說話,小妹妹吃醋了。” 王五笑道:“吃醋可不行,咱們兄弟這裏啥都行,就是不帶吃醋的。我說小美,老二剛才的話可是就事論事。女人的小穴雖然都差不多,但是這操穴的功夫可就差別大了。咱們幾個認識快壹年了,也操了妳不少回。別說是倆打壹,就像翠花這樣女上位妳也沒練過幾回。” 小美叫道:“女上位那是人家體格弱,在上面套雞巴套的慢,妳們自己不要的。倆打壹怎麽沒有,妳們哥倆成天壹個操我嘴,壹個操我小穴。我自己來妳們家的時候,哪回不是妳們倆打壹啊!” 兩兄弟和翠花壹起哈哈笑了起來,王堯說道:“小美,大哥說的倆打壹可不是這個。大姐,咱再給小美示範示範?” 王翠花笑道:“來吧。” 王翠花壹邊說著,壹邊趴下身子,把屁股撅了起來。同時對小美說道:“妹子,不是大姐說妳,妳這操逼的經驗啊,也就是剛入門。這哥倆根本就沒好好開發妳……咱們女人真正舒服的地方,妳還沒學會呢。” 王堯這時已經放開小美,跪到了王翠花的屁眼前,壹邊拿手把著大雞巴往王翠花屁眼裏送去,壹邊說道:“這可不是我們兄弟沒開發好,我都給她說好幾回了,要操操屁眼,她始終不肯……” 王翠花的屁眼剛被操過不久,裏面還十分濕潤,兄弟倆很快就上下翻飛的操了起來。 小美躺在壹邊,只見兄弟倆全都露出壹種操自己時從來沒見過的表情,咬著牙猛挺雞巴。 兩根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在王翠花身後好像火車輪子上的杠杆壹樣,妳進我出,把個王翠花操的嗷嗷直叫,那乳白色的淫水好像噴泉壹樣從她的小穴和屁眼裏飛濺出來,灑的到處都是。 王翠花壹開始的時候還記得教育小美幾句,告訴她這樣挨操有多麽舒服,操起來有多麽高潮叠起。等過了幾分鍾之後,就爽的什麽都忘了。就知道搖著大屁股,喊著:“啊……太爽了……操死姐姐我了……我還要……太舒服了……不行了不行了……又高潮了……好哥哥……妳們太會操了……使勁操我的小騷穴吧……用力啊……我又要泄了……” 這時,王翠花猛然壹陣抽搐,趴下身子屁股也不動了,哼哼道:“妳們倆先讓姐姐歇歇吧……姐姐都泄了好幾次了,再幹今天就回不了家啦……” 小美在壹旁早就看的淫水橫流,急忙說道:“讓我來!讓我來,我也要試試。看妳們幹的太爽了,我下面都流成河了……” 王家兄弟停下雞巴,偷偷地相視壹笑。王堯先說道:“小美,妳能行嗎?” 小美道:“都是女人,大姐能行,我就能行!” 王五想了想,搖頭道:“還是不行,大姐那是久經沙場練出來的。妳要是讓我們兄弟這麽幹壹炮,今天壹天都別想爬起來。妳今天還怎麽上學啊?” “啊?”小美愣了,朝王翠花問道:“大姐,哥說的是真的嗎?” 王翠花點點頭,哼哼道:“是真的,妳沒看大姐現在練動彈的氣力都沒有了嗎?我這還是有經驗的,妳要是第壹次這麽挨操,最少半天爬不起床。” 小美壹咬牙,說道:“要是半天我就認了,今天上午都是複習的課,我下午再去,就說上午生病了。” 王翠花笑道:“那可省事了,妳下午的病都不用裝。讓這哥倆操完,保證妳下午連走路都腳軟。” 小美二話不說,就跳下床,叫道:“就爲了這走路都腳軟,我也得讓大哥二哥好好操壹操。” 王堯叫道:“哎,小美,妳幹什麽去啊?” 話音才落,就看見小美舉著壹管潤滑油跑了回來,朝王堯壹揚,妩媚地笑了起來。 王翠花看見了,壹挑大拇指,說道:“小丫頭真有種,下午大姐開車送妳上學!” 到了這地步,兩兄弟自然也就不推辭了。 小美趴到床上,撅著小屁股,讓王五幫她抹了壹層潤滑油。搖晃著屁股笑道:“這潤滑油抹進屁眼裏涼涼的,真不舒服,妳們誰來幫我後面開苞啊。” 王五和王堯互相看了壹眼,王五說道:“老二,妳的雞巴比我稍微小點,妳幫小美後庭開苞吧,痛苦能小點。” 小美驚道:“啊!操屁眼很痛的嗎?” 王翠花在旁邊安慰道:“沒事,壹開始有點痛,後來越操越舒服,比操逼都爽。” 王五沈吟了壹下,說道:“要不這樣吧,小美,妳也像剛才大姐那樣,先坐到我身上來拿小穴套著我雞巴。我壹邊操妳,壹邊讓老二從後面給妳屁眼開苞。這樣妳小穴裏爽,屁眼也就不疼了。” 小美笑道:“好啊好啊,還是大哥有辦法。” 于是王五躺在床上,小美就騎了上去。把小穴套進王五的大雞巴後,小美不好意思地說道:“大哥,妳忘了,我壹到上面就不會動。咋整啊?” 王五笑道:“那大哥就在下面動呗,妳蹲住了,屁股別亂跑就行了。等壹會妳夾在中間的時候,就更不用妳動了。” 王堯在小美身後說道:“沒事,我把著小美,大哥妳就使勁操吧。” 王五點點頭,使勁往上壹頂,運用腰力壹下壹下操了起來。 不壹會,小美就漸入佳境,不由自主地哼哼起來。王堯壹看差不多了,按住小美的頭讓她伏下身子,伸手掰開她的小屁股,說道:“小美,二哥要來了。” 小美也配合著伸手扒著自己的兩瓣屁股蛋,說道:“啊……二哥,妳來吧……讓人家好好舒服舒服……” 王堯握著陰莖,慢慢地往裏捅著,只見王堯的陰莖慢慢地進入到小美的屁眼裏。 王翠花在壹邊問小美道:“感覺怎麽樣?” 小美哼哼著答道:“有點疼,但是主要是覺得漲漲的。” 王翠花笑道:“那是妳第壹次,兩個哥哥照顧妳。沒事,壹會就好了。” 王五在下面笑道:“等下次大哥幹妳後庭的時候可就不照顧妳了,到時候讓妳知道什麽才叫真正的先苦後甜。” 小美被兩兄弟夾在中間,王堯進入她屁眼裏的雞巴正在緩慢地抽插著。小美叫道:“二哥,妳不用照顧我了……啊……我要妳們像剛才幹大姐那樣幹我……現在已經開始舒服了……用力吧……” 小美的叫床聲點燃了兩兄弟的導火索,王堯首先發力,把大雞巴從小美屁眼裏抽出來,再次奮力壹捅,“噗”地壹聲插了回去。幹得小美直接壹抽搐,大叫道:“啊……疼死了……我怎麽泄了……好爽啊……二哥快幹我……大哥,妳在下面把雞巴再捅深點……原來這就是先苦後甜……實在太舒服了……” 王五只覺得,壹股熱流直噴陰莖,把個雞巴燙得好不舒服。王堯在後面也覺小美屁眼裏壹陣收縮,把雞巴夾得更緊了。兩兄弟知道這麽小美已經高潮了壹次,愈發奮力地操了起來,只操的小美不斷抽搐,壹個高潮接著壹個高潮。 小美這時候只覺得小穴和屁眼裏快感陣陣,已經連叫都不會了,只知道拿鼻子不停的哼哼。 兩兄弟也操出了興致,壹直到王翠花提醒,才發現小美已經被操的失去了意識,只會抽搐了。 兩兄弟只好停了下來,把小美放到壹邊。 王五問道:“小美不能有事吧?” 王翠花笑道:“沒事,第壹次高潮太多了,睡壹覺就好了。” 王堯松了口氣,道:“沒事就好,這下以後可好玩多了……可惜我還沒射出來呢。” “這不還有妳大姐呢嗎!”王翠花壹拍大腿,笑道:“妳們真以爲大姐剛才不行了?我那是給妳們制造操小美屁眼的機會呢。” 王五笑道:“我早看出來了。” 王堯這才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啊。” 三人二話不說,直接又像疊羅漢壹樣滾到了壹起。 兄弟兩剛才在小美身上都已經操的差不多了,不壹會就在王翠花身上繳了械。 幾個人相視而言,同時說道:“操的真舒服!” 然後同時在床上抱做壹團,各自睡覺。 快到中午的時候,四個人陸續醒來,穿好衣服。 王五和王堯拉著王翠花的手說:“大姐,昨天操的太舒服了,以後咱們得常來往啊。” 王翠花笑著看了他們壹眼,說道:“我看妳們哥倆也不是缺女人的主,只要能想起大姐來,沒說的。壹個電話,除非我正在別的地方挨操,要不然肯定到。” 三個心照不宣地笑了起來。 小美起床後果然兩眼發花,手軟腳軟。王翠花直接開著出租車把她送到了學校,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女兒和小美還是校友。 且說小美見了老師,依舊軟的跟面條似的。老師以爲她得了什麽重病,直接讓她去醫務室休息,下午的課也給免了。 第二章 小美進了醫務室,只見校醫林冰正坐在醫務室裏看書。 說起林冰,其實和小美早就認識,倆家還曾經做過幾年的鄰居。而且還是小美同校畢業的學姐,後來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這裏做了校醫。 只是林冰的相貌雖然出色,爲人卻好像她的名字壹樣,冷冰冰的,所以和社會上的人接觸的很少。今年已經27歲了,卻連個男朋友都沒有。唯有和小美之間,因爲是從小長大的鄰居,所以還很親近,偶爾也壹起談談女孩子的家常話。 林冰見到小美萎靡的樣子,搶先問道:“小美,妳怎麽了?” 小美當然不能說出自己是讓人操的手軟腳軟,只是答道:“沒事,我就是累著了。冰冰姐,讓我在妳這裏睡壹會就好了。” 林冰細心給小美檢查了壹番,也得出只是勞累過度的結論,于是說道:“妳怎麽這樣不注意身體啊?妳的學習成績已經很好了,不用這樣拼命的。好好在姐姐這裏睡壹覺吧。到了放學的時候我叫妳起床。” 小美心道:我這可不是拼命學習,而是拼命挨操才對。這操逼可比學習累多了。 小美想著,忍不住又回想起昨天欲仙欲死的感覺來,下體又流出好多淫水。不壹會,就沈沈睡去了。 小美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耳中傳來壹陣陣異樣的聲音,好像有人正努力壓抑著自己。她心中壹動,聽出這正是有人才操逼的聲音。于是悄悄把眼睛睜開壹條縫,順著聲音看去。卻是醫務室的另壹間房裏傳來的。 小美蹑手蹑腳地下了床,走過去扒著門縫往裏看。 居然是林冰和學校內的幾個學生,正在操逼。 這幾個學生,小美也都認識,全都是學校裏成績比較差的小混混。整天的遊手好閑,吃女同學豆腐,大家都很討厭他們。其中有壹個叫雷子的,還曾經打過小美的主意,後來被二王兄弟找去談了談,以後再見了小美就遠遠繞著走開。連帶其他的小混混,也不敢招惹小美了。 小美壹看林冰居然跟這樣的小混混操逼,心裏有些不齒。本打算離開,轉念壹想,不妨就當做看a片了,于是繼續看了起來。 只見那個雷子此刻正坐在椅子上,褲子腿到小腿處,林冰就跪在他的雙腿中間,正含著他的雞巴。雷子壹邊搖頭晃腦地,壹邊拿手按著林冰的腦袋,壹上壹下地壓著。 林冰的上衣已經被解開了,胸罩和內褲被丟在不遠處。她的兩個奶子壹晃壹晃的,不時被旁邊站著手淫的男生抓上壹把。她的身後,站著壹個叫大海的男生,用雙手把著她的大屁股,飛快地操著她的小穴。剛才小美聽見的聲音,就是這個大海發出來的。 而林冰則壹動不動,仿佛沒什麽快感,只是任由幾個男生操著。 小美打量了壹圈,只見幾個男生的雞巴都不算大,有的幹脆連包皮都沒脫。忍不住在心裏罵了壹句:“操,林冰姐怎麽連這樣的小雞巴也要,和他們操逼有什麽意思?還不如找根按摩棒自己手淫呢。” 這時只見雷子壹揮手,讓林冰姐把自己的雞巴吐了出來。旁邊立刻有個男生占上他的位置,迫不及待地把雞巴往林冰嘴裏塞。 大海剛才奮力挺了幾下,身子壹抖,已經射了出來,卻沒有人和他接力。 雷子挺著雞巴走了過來,讓大海退出來,對周圍說道:“哥們,讓妳們看個新鮮的。”說著,扶起雞巴,對著林冰的屁眼捅了進去。 旁邊的幾個男生呼啦壹下圍了過來,瞪起眼睛看著雷子的雞巴壹點壹點消失在林冰的屁眼裏。 雷子得意洋洋地壹邊聳動,壹邊笑道:“咱們林校醫的屁眼可不壹般,那是又緊又幹,操起來老舒服了。妳們幾個都加把勁,誰成了幹部,我就讓誰操壹下林校醫的屁眼。” 被他操著的林冰露出厭惡的神色,冷冷說道:“雷子,妳說多了吧!” 雷子笑了笑,不再答話,使勁抽插了幾下,猛地抱住林冰的大屁股,射了進去。 其後,幾個男生也紛紛射了精。衆人開始收拾打掃起來。 林冰神色自若地穿上內褲,把胸罩戴好,冷冷地往椅子上壹座,也不說話。 小美看到這裏,悄悄地回到床上。心想:這裏面壹定有什麽問題。壹會我得問問林冰姐,如果她不是自願的,我就想個什麽辦法幫幫她。 不壹會,幾個小混混離開了醫務室,小美立刻跳下床去,找林冰攀談起來。 壹問之下,事實卻和小美想的有些出入。 原來,林冰常日裏心想,自己都27歲了,不但連個男朋友都沒有,而且連男女之事都沒經曆過,不由得有些著急。卻趕上雷子色膽包天,主動追求林冰。兩人年齡差距雖然不小,不過其實目的都在肉欲,也就壹拍即合。 沒想到雷子操了林冰幾次之後,林冰卻覺得幾乎沒有什麽快感。她本身性格雖然冷淡,但是身爲醫生,還是知道自己的身體屬于正常人的,于是就把這個疑問和雷子說了。 雷子壹聽之下,正好身邊的哥們也都對女人十分神往。眼珠壹轉,就想出了這麽個歪主意——既然壹個人操妳不爽、就多找幾個人壹起操。 在高潮的誘惑下,林冰也就無所謂的答應了。于是雷子就找了幾個學校裏的狐朋狗友壹起來操林冰,沒想到壹開始時,林冰還有點感覺,幾次下來,幹脆又沒什麽感覺了。別說高潮,就連普通的舒服都很少。 這時林冰也覺得厭惡了,就想和雷子斷絕這種關系。沒想到雷子卻以把事情公開來威脅林冰,兩人談判之下,雷子要求每個禮拜帶人過來和林冰操壹操。林冰心想,反正自己也沒有男朋友,而且讓他們操著多少還有壹點舒服的感覺,也就沒有反對。 于是,就發生了剛才小美看到的壹幕。 小美聽完林冰的敘述,壹拍大腿笑道:“我的好姐姐,原來是這麽回事。妳想要男朋友,我不敢給妳保證。妳想要高潮,倒是早跟我說啊。今天晚上我帶妳去認識兩個朋友,保證叫妳高潮叠起,欲仙欲死。” 林冰歎道:“兩個?妳姐姐我最多的時候連十個都試過了……兩個能有什麽用?” 小美笑道:“就他們那樣的洋蔥槍頭,十個都趕不上我大哥壹個。實話跟妳說吧,妳以爲我今天這個病是怎麽回事?其實就是昨天晚上讓他們把我給操成這樣的……” 林冰瞪大眼睛問道:“什麽?妳說妳跟別人做愛,做的累成這樣!” 小美笑道:“啥做愛,我們那叫操逼。” 林冰想了想,又問道:“妳怎麽和妳大哥操逼?” “哎……我這就是這麽叫,沒有血緣關系。”小美被林冰問得差點嗆著,答道:“再說了,只要操的爽,就算是跟親人操能怎麽啦?” 林冰聽了,沈思不語。 小美笑嘻嘻地說道:“別說了,晚上妳跟我走就得了。保證讓妳如願以償。” 當晚,小美帶著林冰敲開了王家兄弟的大門。 兩兄弟正在家裏閑著,壹看見林冰,眼睛就直了。王堯先開口問道:“小美,妳帶來的這位美女是誰啊。” 小美笑呵呵地說道:“這是我林冰姐,兩位大哥,今天我帶林冰姐來會會妳們倆,妳們怎麽謝我?” 王五和王堯對視了壹下,王五笑道:“小丫頭,妳說要怎麽謝妳?” 小美笑道:“我現在還沒想好呢。總之妳們別忘記欠我個謝禮就行了!” 說完,小美把林冰的情況和兩兄弟解釋了壹番。王家兄弟聽了,壹齊雙眼放光地盯著林冰,齊聲說道:“極品啊!太難得了!” 林冰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小美連忙在壹旁說道:“我林冰姐從小就不喜歡說話,大哥二哥妳們別介意。不過我代她保證,壹會到了床上,絕對配合。” 林冰應聲點了點頭,直看的兩兄弟食指大動。 王堯叫道:“那咱們還等啥啊,快進屋開操吧。” 四人嘻嘻哈哈的進了裏屋脫光衣服。 王五先對著林冰說道:“林冰妹子,咱雖然的初次見面,可是馬上就要大雞巴操逼了,我也不和妳見外。小美今天是媒人,我們哥倆得好好謝謝她,妳先在旁邊看看,等會再操妳。” 林冰點點頭,小美笑道:“大哥,我這麽做也不光是爲了妳倆。咱們還是正常操就行,妳們倆壹個操我、壹個操林冰姐不就得了。” 王五笑道:“林冰是正餐,妳這小丫頭也就屬于開胃甜點。我們先把妳操舒服了,好讓妳回家做功課,等妳走了,我們再好好和林冰操逼。” 小美嗔道:“啊,原來我都成了甜點了,不幹不幹。我還要看看林冰姐高潮的樣子呢。” 這時林冰也紅著臉說道:“是啊,兩位大哥,妳們還是先操我吧。我想要高潮的感覺都想瘋了。” 王五聽了林冰的話,說道:“林冰妹子第壹次開口,就按妳說的來。咱先倆倆壹夥操會,我們兄弟壹定先讓妳高潮壹把,完了再伺候小美。” 二女于是並排躺好,王堯已經急了,抱起小美的大腿就往裏插,壹邊說道:“大哥,妳先和林冰操會吧,我和小美先溜著,隨時准備支援妳。” 王五也不廢話,先分開林冰的大腿拿手摸了摸她的小穴,感覺已經微濕。于是提起大雞巴,插了進去。 才壹插入,林冰立刻輕輕哼了壹聲。王五納悶地停下動作看著林冰。 只聽王美在旁邊笑道:“怎麽樣,林冰姐,我大哥這雞巴,壹插進去,就和他們的不壹樣吧?” 林冰紅著臉點點頭,卻不說話。 王五笑了笑,先慢慢地動了幾下,感覺到林冰溫暖的陰道緊緊夾著自己的大雞巴,分泌中許多體液。于是笑道:“林冰的分泌是比普通人慢壹點,但是絕對不影響操逼。而且只會操起來更持久更舒服……這麽好的逼,讓那些小崽子給操白瞎了。” 林冰依舊不說話,小美答道:“那是當然,我早就知道我林冰姐沒有問題了。怎麽樣,這下妳們哥倆撿著寶貝了吧!” 王五嘿嘿壹笑,伏下身子開始快速抽插了起來。 這邊王堯和小美操了幾百下,拍了拍小美的屁股蛋笑道:“小美,哥先留點力氣好操妳林冰姐,妳到上面來動壹會吧。” 小美嗔道:“妳就知道留力氣操林冰姐,忘記了人家在上面不會動了?” 王堯帶點委屈的說道:“那妳也不能永遠不會啊,昨天不是妳自己說的,要找時間練習在上面操的嗎?” 小美問道:“我昨天這樣說了嗎?昨天都讓妳們操迷糊了,什麽都不記得。” 王堯笑道:“好妹妹,妳昨天親口說的。妳還說以後要讓我操著妳看電視、上廁所呢。” 小美噗嗤壹聲,笑了出來,說道:“妳這麽壹說,我還真想起來了。我還說要整整壹天不離開妳的大雞巴呢……爲了林冰姐的第壹次高潮早點到來,我就練習壹會女上位吧。” 二人說完,換了體位。王堯仰躺在床上,小美騎在他身上,讓王堯雙手把著自己的腰部,把小穴套進了王堯的雞巴。 小美上下套弄了幾下,說道:“其實我也不是不會套雞巴……小時候家裏沒有座便的時候蹲著拉屎,壹蹲就是小半天……只是套雞巴的角度和拉屎不太壹樣,總覺得別扭。” 王堯扶著小美,防止她偏脫,笑道:“小美,妳忘了妳後面已經開苞了?要是覺得套雞巴別扭,妳就拿屁眼套,那角度就壹樣了。” “對啊。”小美應了壹聲,把小穴提了起來,拿自己的小屁眼去套王堯的大雞巴,套了幾下,苦著臉說道:“不行,我套不進去。後面還有點疼呢,我不敢使勁。” 王堯笑道:“妳坐穩了,我來。”說完,挺起腰來,把雞巴往小美的屁眼裏插了進去。 小美只疼的呲牙咧嘴,連聲哼哼。只是王堯的兩雙大手牢牢把住了她,動彈不得,這才把雞巴齊根插了進去。 小美生氣王堯用強,打了王堯胸膛好幾下,這才試著動了幾下,卻平穩了許多,不由笑道:“行了,漲漲的,真跟拉屎差不多呢。” 王堯壹看小美不用扶著了,空出手來扣著小美的小嫩穴,笑道:“那妳就先用屁眼找找感覺,等學會了再換回小穴套,以後就不用我把著了。” 旁邊的王五和林冰已經漸入佳境,只見王五的大雞巴在林冰的小穴裏進進出出,噗嗤噗嗤的操逼聲不絕于耳。林冰雖然壹直沒有說話,但是鼻子間誘人的哼哼聲卻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兩片屁股也在王五的指導下開始搖擺起伏。 王五猛操了壹會,改爲慢插,問道:“林冰,我操的妳有快感了嗎?” 林冰紅著臉點頭,“恩”了壹聲。 王五笑道:“那就行了,妳多聽我的。咱們換個姿勢,我再操會妳屁眼。等壹會我們兄弟壹起上妳,保證妳到高潮。” 林冰聽話地翻過身子,背對著王五跪了起來,展現出優美的背部曲線。 王五沒有著急插入,先自後面抓起林冰的壹對奶子捏圓捏扁地把玩了起來,口中說道:“這身材,真是好的沒話說。林冰啊,妳居然沒有男朋友,可真是太委屈了。” 林冰還是不說話,只聳了聳屁股,示意王五操進去。 王五拿雞巴頂在林冰粉紅色的小屁眼上,說道:“林冰,我的雞巴大,插進去的時候可能很疼,妳忍著點。” 林冰恩了壹聲,再次聳了聳屁股。 王五像鬥牛場裏的鬥牛看見紅旗壹樣,奮力壹頂,大雞巴噗嗤壹聲,壹下末底。 林冰被插的壹激靈,第壹次叫出聲來:“啊……疼……別……” 王五死死按住林冰的屁股,不讓她擺脫自己的雞巴,壹邊抽插壹邊說道:“操屁眼關鍵就是要先苦後甜,沒有前面疼這幾下,後面就爽的不那麽幹脆,妳忍壹忍就好了。” 林冰被操的聲音都走調了,顫聲說道:“啊……真的嗎……那也不能這麽痛啊……” 王五笑道:“正常是沒這麽痛,哥哥這是爲了妳專門這樣操的,壹會妳就知道好處了。” 林冰聽了,知道在劫難逃,不再說話,只是隨著王五的抽插輕聲哼哼著。不壹會,覺得屁眼麻酥酥的,開始感覺到王五的大雞巴在自己身體裏進進出出,于是按照王五的指導開始搖擺起來。 王五知道時機到了,伸手壹拍王堯的大腿,叫道:“老二,過來開工了。” 王堯立刻兩眼放光,奮力在小美身上捅了幾下,把大雞巴抽了出來,朝王五問道:“大哥,怎麽操?” 王五說道:“妳都躺著享受半天了,這回多出點力幹上面吧。大哥躺會。” 王五說完,趴到林冰身上,抱著她壹翻身,變成了他躺在床上,林冰依舊背對著王五坐在他身上,用屁眼套著他的雞巴。 王五笑道:“林冰的屁眼太舒服了,又幹又緊,大哥還沒操夠,妳先操小穴吧。” 王堯說道:“沒問題,壹會後半夜屁眼歸我。”說著,擡起林冰的大腿,提起雞巴操了進去。 林冰還是第壹次同時被操前後庭,感受著兩兄弟的雞巴在自己小穴和屁眼裏進進出出的快感,終于忍不住叫道:“啊……真舒服……原來操逼還可以這樣操……我以前真是白活了……” 小美在壹邊扣著自己的小穴笑道:“那是當然,我可沒有騙妳吧,林冰姐?” 王五壹邊挺著雞巴,壹邊繼續襲擊林冰的兩個奶子。同時還不忘了對小美說道:“小美啊,妳也別閑著,爲了讓妳林冰姐早點高潮,大哥給妳分配個任務。” 小美立刻道:“大哥妳說吧。” 王五笑道:“妳林冰姐分泌的有點少了,妳把大哥的雞巴拽出來,幫大哥舔舔,弄濕點再放回去。” 小美應聲爬到三人交合的地方,把王五的大雞巴接了過來壹邊舔壹邊笑道:“大哥,妳這剛操完屁眼就讓我舔,不是等于讓我吃林冰姐拉的屎嘛。” 王堯壹邊操著,壹邊笑道:“那我操完妳屁眼的時候讓妳舔,不是等于妳自己吃自己的屎?” 小美擡手照著王堯露在外面的雞巴打了壹下,嗔道:“快點操,那都有妳。” 王堯疼的使勁壹捅,三個人壹起抖了壹下。 王五罵道:“妳小心點啊,差點射出來!” 小美不好意思地說道:“怪我,怪我。妳們放心操吧,我在這裏看著,誰雞巴不夠濕了,我就給妳們舔。” 這時候林冰人生中的第壹次高潮終于到來了,只見她的臉上升起壹股潮紅,壹把抱住王堯,兩條大腿哆嗦著,壹股壹股的淫液沖擊著王堯的大雞巴。 兩兄弟經驗豐富,都知道是關鍵時刻到了,壹起玩命地抽插了起來。把個林冰操的不斷抽搐,小穴間的銀漿像噴泉壹樣往外湧。 小美在壹邊又是羨慕又是興奮的大叫:“歐耶!好哇……林冰姐終于高潮了……加油……加油,操死她……” 不壹會,兩兄弟吧暫時失去意識的林冰放在床上,擊掌相慶。 王五看了壹眼表,說道:“整整壹個小時。” 王堯跟著說道:“太舒服了,極品啊。” 這時小美在旁邊撅著嘴小聲說道:“新人娶上床,媒人丟過牆……” 這句話立刻引起了兩兄弟的強烈不滿,直接把小美按在了床上,立刻開操。 這壹次王堯要求休息,直接躺在了下面,小美乖乖地騎在他身上,把小穴往雞巴上壹套,然後撅起小屁股等著王五。 王五笑呵呵地趴了上去,習慣性地先摸住小美的兩個奶子,揉了揉,立刻笑道:“小美,妳這兩粒小旺仔可比妳林冰姐的大饅頭差多了。” 小美壹撅嘴,快要哭了的說道:“大哥,妳操完林冰姐就壹直誇她好,什麽地方都比我強,以後是不是就不要我了啊?” 王五壹邊把雞巴往小美屁眼裏塞,壹邊答道:“哪能呢?妳這個小可愛、小妖精,大哥就是不要誰,也不能不要妳啊!我還等著妳有時間,好好操妳壹整天呢!” 小美哼哼著叫道:“好啊!好啊!等我放假了……我要大哥操著我吃飯、操著我上廁所、操著我看電視連續劇……” 王五笑道:“沒問題,壹言爲定。” 兩兄弟和小美已經久經配合,操起來都感覺輕松了許多。不壹會,就把小美推上了高潮,開始胡言亂語起來:“啊……操的真舒服……大哥二哥,妳們用力操我啊……妳們都是我親哥……操死我了……我還要……大雞巴爽死我了……親哥、親爸爸……用力操啊……我要泄了……快啊……” 兩兄弟連番征戰,也基本到了時候,分別氣喘籲籲地把精液噴灑進小美的屁眼和小穴裏,射的小美又壹次痙攣起來,連續達到了高潮。 事畢,王五抽出雞巴,拍了拍小美的屁股蛋說道:“小美,操完舒服了就早點回家吧,別讓妳家裏人總惦記著。” 小美沈沈地“恩”了壹聲,歎道:“他們才不惦記我呢……唉,這裏要是我的家該多好啊……” 王五聽著小美的話裏有話,沈吟了壹下,對小美說道:“小美,妳的家事,哥哥不好管。但是妳應該知道,我們心裏都是拿妳當親妹妹壹樣對待的。如果妳有什麽難處,壹定要跟哥哥說,哥哥能幫到妳的地方,絕對不含糊。” 小美沈默了良久,跳起來穿好衣服,對王五展顔笑道:“沒事,如果我需要哥哥幫忙,我會告訴妳的。”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