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色片

不怕考试3d1


考试对学生来说,总是比想象中来得慢,比实际上来得快。所以当审计学副教授在下课前宣布,下个礼拜要期中考的时候,大家还是发出“哇啊”的声音,表示伪装的惊讶。 副教授司空见惯,连一点反应也没有,收拾好提袋就走了。 “喂,怎么办?”依姈对旁边另一个女生说:“这科好难,你有抄笔记吗?” “我抄得很乱,”那女生说:“我恐怕连自己都看不懂。” “那怎么办……?”依姈转向前排座位问:“文文,你一定有抄吧!” “有啊!”文文说:“可是不晓得有没有用?” “借我copy,”依姈跑过去:“先读了再说。” “笔记不会自己抄啊?”更前排的雪梅冷冷地道:“干嘛到处借!咳咳……” 依姈和文文面面相觑,文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依姈等雪梅离开座位后,对着她的背影作了一个鬼脸,小声说:“装模作样!咳嗽鬼!” 雪梅这两天染了风寒,咳个不停。 刚才坐在依姈旁的女生也走过来,说:“别理她,人家是好学生嘛……欸欸,对了,我有听别科的同学说啊,我们这个副教授最近情绪很差,下个礼拜的题目不晓得会不会故意……” “啊!你别吓我!”文文很担心。 “真的!”那女生说:“人家说的,他和太太办移民,可是他太太到了美国以后,就说要离婚了……” “不是,是说已经离婚了……”又有人说。 这种小道消息女孩子可有兴趣了,马上忘记考试的事情,绘声绘影地交换起情报,自然免不了加油添醋,无事生非一番。 “好了!好了!”半天没吭声的阿宾实在听不下去:“吃午饭了,吃完快点念书。” “你请客啊?”那女生问。 “呃,”阿宾一时语塞,顾左右而言他:“今天天气真好。” “一点诚意都没有。”那女生说:“别老黏着女朋友,我们这些同学其实也不错的!偶而约约我啊……” 阿宾赧涩的看了看依姈和文文,赶紧收拾包包,依姈机灵的很,提议说:“好了,一起吃饭吧!顺便把笔记copy了大家一份。” 这最后一句是问文文的,文文点头说:“嗯。” 众人背起包包,到校门口的自助餐厅胡乱吃了些东西,依姈平时没烧香,这时不敢怠慢,主动去影印行印好了笔记,分给大家,然后便作鸟兽散各自回去抱佛脚了。 依姈拉住文文:“文文,我有一个想法……” 她将她的想法告诉文文,文文听着,时而摇头,时而点头,依姈说完了,问道:“好不好?” “这样好吗?”文文很迟疑,依姈是提议去拜访副教授。 “好啦!好啦!”依姈说:“包准妥当。” “可是……可是……”文文说:“为什么我要一起去?” “哎呀!”依姈挽住她的手:“你有抄笔记,你问起来比较有方向嘛……” “不过……不过……”文文不放心。 “没关系的,”依姈拉她:“去啦!天好黑,好像要下雨,我们快走。” 天真的很黑,乌云压顶,空气十分沉闷。文文向来没有主见,依姈连哄带骗,将她拖着走,来到学校旁的教职员宿舍。 “好像是这一家。”依姈跳上门阶,按着电铃。 “还是不要啦……”文文想反悔。 “上来啦!”依姈又按了一次。 “这样说不定……老师反而不高兴哦……”文文苦着脸。 “不会的。”依姈再按了第三次。 “好像要下雨欸……不如……”文文随便找借口。 “谁啊?”可是来不及了,门已经打开来:“唔,你们……” “老师!”依姈漾起迷人又灿烂的笑脸。 “找我吗?”副教授穿着汗衫,嘴里正嚼着什么东西。 “老师,”依姈拉着文文的手:“对不起,你在用餐啊?真抱歉……是这样,我们刚刚课堂上有一两个地方搞不懂,两个人又讨论不出结果,可以……再问问老师吗?” 依姈说得好像跟真的一样,副教授很难推辞,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者,他抓了抓耳朵说:“好……好啊……那好啊……请进来!” 依姈的第一招成功了,她对文文使了个眼色,俩人手牵手一起跟在副教授后面走进屋里。 “对不起,”副教授边走边说:“屋里乱了一点……” “咯叽……”依姈和文文忍不住都笑出声来。 这屋里哪是乱了一点,简直是乱了七八九十一百点。 宿舍本来就很旧,可是一进门,就有一种单身男人特有的臭味,门旁是乱成一堆的鞋袜,客厅里衣服和杂物到处散堆,电视跟电脑的萤幕都亮着,沙发上有书有瓶罐还有杯盘碗筷,长几布满纸张文具,唯一的小空位放着一碗泡面,正在热腾腾的冒着白烟。 “你中午吃这个啊?老师。”依姈问,而且和文文转头四下打量这不可思议的房子。 “呵呵……”副教授除了傻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啊,”依姈说:“那你先继续吃啊,我们等一下再问。” “唔……这个……”副教授变得傻呼呼的,和课堂上专业权威的模样完全不同。 “吃啦吃啦,”依姈牵着文文的手:“文文,来……” 她们往屋后厨房走去,副教授呆了一会儿,坐下来继续吃他的泡面,不过眼睛还是不安的瞄着厨房那边。厨房传来隐约的水声,还有叮叮冬冬的其它声音,不久文文出来了,提着一只塑胶篮子来捡零零落落的那些碗筷。 “欸……那个……”副教授觉得很不好意思,正想说些什么。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