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色片

【囧途上】【完】2ad

【囧途上】(一)

本来我的成绩从小到大,在班上没有低过前三名,结果初 三半学期降到了中下水平,这让我的班主任很是愤怒。不过她老人家愤怒归愤怒,打归打,但到最后也没能改变我的成绩。

中考下来,我的成绩只够上个中等水平的高 中。因为我最后半学期的日程安排是:上课武侠,下课足球,放学电玩,回家武侠。

因为父母都是生意人的关系,他们并没有因为我最后的成绩太多责备我,只是希望我能好好补习一年,来年再考重点。我是受够了初 三的紧张环境,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黑暗的一年。我告诉父母我的想法:既然重点没有考上,那么其他高 中对我来说没有意义,那我就不上学了,我和你们做生意!

父母起初坚决不同意我的想法,经过几番教育工作后,他们暂时被我说服了。

就这样,我和我的死党们开始了我们快乐的暑假。

暑假中,死党小鸡他父母外出不在家,让我们去他家玩,小鸡家在周边的县上,早都听说那个县有几个好玩的景点,我们几个人就着中考假期去一趟。

我们同去的还有三个女生,扬扬,小树,师萍萍。都是我们一圈里关系最好的女同学。小树是三人当中长得最漂亮的,也是我们班花,不过平时办事说话很有分寸,属于冷艳型。其实我们男生对她都很有意思,不过碍于面子,谁都没有讲过罢了。

扬扬属于外表清纯实际暗骚型的,她是我们同学中唯一一个平时爱打扮还穿超短裙出来玩的女生。我都有好几次无意间从她的短裙下面看到黄色的,白色的小内内。

师萍萍长得并不难看,但是她的体型有点粗犷,很难让人对她有什么感觉。

如果不是因为她和小树、扬扬平时是最好的姐妹,我们也不会是现在这么好的关系。

与她们一起玩的时候,我们男孩子也偷偷留意她们的胸部和屁股。因为是夏天,穿的很单薄,她们时常在弯腰低头时,T恤或衬衣的领口自然张开,使我们有机会看到她们胸口,并互相心领神会的眨眨眼睛,事后还交流一下自己看到风光。

「小树里面只有一件小背心,我看到她的奶头了,棕红色的!」「扬扬背心是半截的,只有胸口有,绷得好紧,我只能看到她的小沟子!」「师萍萍竟然都戴奶罩了……」这一天晚上,小鸡在确定了三个女生在隔壁都睡熟后,把我们几个男生叫到客厅打开他家的录像机,于是,我看了人生中的是以前临摩过的一些漫画,有七龙珠、灌蓝高 手、拳皇等等。后面的许多页上面是我后来自己画的一些「特别」的东西:有半裸的电影少女,露着一对硕乳的不知火舞、全裸的水兵月等等,后面还有一页,画的是一男一女后背式做爱的画面,两人均一丝不挂,男的一手从前面抓着少女的乳房,一手按着她的臀部,旁边还用篆体注明——男欢女爱图!

而此刻,扬扬已经翻到了册子后面,她有些吃惊地一边瞪着我一边继续翻动,嘴里还念叨:「我的妈呀,你竟然还画有这种东西,真看不出来——这比例完全不对嘛!——我的天!」她脸上一红,我有点不知所措地看她翻到了「男欢女爱图」!

扬扬有点愠怒地将册子猛地一合,甩给了我:「流氓!色鬼!变态!」「嘿嘿——」我无奈地傻笑一下。

「我一直还以为你比兽兽要正人君子呢,没想到你们男人其实都是一样的货色!」扬扬脸上仍然挂着绯红。

「正人君子也是人呐,也有正常的七情六欲!」「你这个正人君子的七情六欲表现地好像有点太早了吧!」「非也,非也。我们这个年纪正是对异性的身体充满好奇的年龄段,你没看好多男生一天没事就趴窗户上看外面的女生吗?这正是他们对女生的身体充满了渴望。」我一本正经地说。

「——那你也是变态!」扬扬明显没被我的道理说服,但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为什么?」我装傻。

「你看你画的女人,胸那么大,真人有那么瘦胸还那么大的吗?」「这证明我对异性的身体还缺乏认识,只是凭自己的主观臆想去画,没有事实依据。——要不你做一回我的模特,我来画!嘿嘿!」「美死你个臭流氓!」「其实——其实我们的身体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就像……」我故意拖长语气。

扬扬双手叉胸坐着斜着眼等我接下来的后话。我故意不说下去,将叠好的被子放整齐。

「就像什么啊?!」

「就——像——你!」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

「我怎么啦?」

「你看,青春期的少女变化过程还真是奇妙!初一时乍一看到你,只是觉得你在班上女生中有点出众,但还算不上非常漂亮。而现在,看看,你已经出脱成一位真正的性感美少女。我一直都迷惑造物主是怎么将一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我一边说着一边故意在扬扬身上扫视。

扬扬还假装气恼,瞪了我一眼,但明显带有欣喜的神情。

我继续说道:「这三年我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但发生在你身上神奇的变化我却没有足够多地留意……」「你光留意小树了吧……」扬扬淡淡地说。

「哪里有,小树在班上活动多,出镜率比你高 ,比你显得成熟一点,但是没有你这种小女人的妩媚,你比她更有味道!」「得了吧——早饭你还吃不吃,都快凉了。」

我打开扬扬拎来的塑料袋,里面是煎鸡蛋牛奶一类的,我用手抓着就吃。

「嗯,好吃,哪买的?」

「我早上自己做的。」扬扬得意地说。

「真没看出来啊!」我边吃边故意上下打量着扬扬,表现得对她刮目相看的意思。

「你别一个人吃好不好,我也没吃呢!第一次做,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我这才发现里面的食物都是双份,我把袋子放在我们俩中间,扬扬翘起小姆指小心翼翼地用两只手指捏起食物放进嘴里。

早餐在愉快的氛围中被我俩吃得干干净净,不用说,肯定我吃得多。吃完后扬扬拿起一本《电子游戏软件》杂志漫无目的地翻看,我爬在地板上做俯卧撑,我每天都坚持锻炼,即使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我也会做几个俯卧撑。

「嘻嘻,我来数数你能做多少个。一个……两个……」扬扬扔下手中的杂志,笑眯眯地数着数。

「呃——你能做多少个?」我边做边问她。

「我啊,五个差不多,呵呵——四个……五个……」「喝——我一般是四十个——喝——如果有你这个美女助威——可能会超过五十个。」「五十个!吹牛!我不信。八……九……」

「不信打赌——呃——我要能做五十个,你让我亲你一下——要是做不了,我让你亲一下——」「十一……我不干,怎么样都是你占便宜——十二……十三……」「嗯——那这样,我比平时翻一倍,做八十个——赢了我亲你一下,输了——喝——我晚上请你吃烤鱼柳——。」「八十个?」扬扬很惊讶,「好!就八十个,现在是二十一个了,嘿嘿……」扬扬最喜欢吃老五家的烤鱼柳,我能做八十个俯卧撑她绝对不相信,我们毕业时男生达标才三十几个,还有好多人没过,她对她能吃到鱼柳胸有成竹。

其实我平时就能做到八十几个,最近还在每隔两天多加一个。我在做到四十个以后故意放慢速度,让扬扬看到我仿佛做得很吃力,一起一俯中,我可以看到扬扬裙下的大腿根部……「四十八……四十九……」扬扬有些得意。

「五十九……六十……」她等待我随时累爬在地上。

「六十九……七十……七十一……」我的汗已经顺着下巴直往下流,但还能坚持,扬扬紧张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八十……八十一……」我看不到扬扬的脸,但她的声音明显小很多。

八十三个!我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浑身是汗,我喘着粗气坏笑着看扬扬。

扬扬盯着我起伏的胸膛,被我的体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呼……果然有美女……呼……呼……助阵,就是不一样……呼……,我的历史最高 纪录,八十三个!……呵」「你……你好厉害……」扬扬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我。

「少拍马屁,说吧,让我亲你哪里?呵呵。」我带着奸笑靠近她。

「不行,不行,不行……」她连声呼叫。

「嗯?愿赌服输!事先你都答应的,为这我差点没累死!」我不依不饶。

「你明明就可以的……你骗我!」扬扬有点惊慌。

「什么明明,什么呀?我这是拼了老命换回来的,你看我这汗流的,快点选让我亲你哪,嘿嘿,你要是再不选……」我的目光在她的娇胸上游走,「那我就替你选了。」扬扬向后靠靠,突然狡黠地一笑,浑身放松了似地又坐回椅子上。

「好吧,那你就……」只见她缓缓地抬起一只嫩腿,「……那你就吻本大小姐的……脚趾头吧!」我没想到扬扬会想到这么龌龊的办法,不过看看她光洁的脚面也不由让我心动。

我无奈地摇摇头说:「没想到你还真是卑鄙啊,不过算了,我忍了。」我蹲下身子:「那还麻烦大小姐您把鞋子脱掉吧。」「我不,你就这样亲!」扬扬一副高 高 在上的姿态。

「你鞋上有糖吗?这样我亲不到啊。」

「要脱你自己脱!」

我用手轻轻握住她的凉鞋从她脚上脱下来,她的脚白天看起来更洁白细嫩,我这是第二次握起她光滑的脚踝。

「记得暑假里你的脚趾甲涂着淡粉色的指甲油啊,现在怎么又成鲜红色的?」我盯着她问道。扬扬的俏脸发红。

「咦?你对本小姐观察得蛮仔细嘛!」她伸直了一条腿任凭我握着她的脚抚摸她的脚面。

我用手指轻轻在她每个脚趾缝里逗痒痒,引得她「咯咯咯」直笑。

「呵呵……呵,你到底亲不亲啊,不亲我穿鞋了。」她一面象征性地往回抽自己的脚一边说。

我抬起头,目光刚好掠过她的裙底,看到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小内内,好像是带白色蕾丝花边。

我故意拿舌头舔舔嘴唇,表现出一副饥渴状,一边抬眼望着扬扬发烫的俏脸一边将双唇伸向她的脚丫。

我嘴唇刚刚碰到她的脚趾,她的腿就往回一缩,不过因为脚踝还被我抓着,她没抽回去。就在这时,家里电话铃响了。

【囧途上】(六)

听到客厅电话铃响,扬扬面露坏笑盯着我。

「我先去接电话,等我回来。」我恋恋不舍地放下她的玉足,顺手在她小腿肚子上轻轻拧了一把。

电话是大成打来的,我记得他昨天说过,今天要来找我玩的话就给我电话,结果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说不来了。

「什么嘛,不来了你打个什么电话嘛,真是的,坏我好事!不来刚好!」我心里埋怨大成。

当回到我房间时,扬扬已经自己穿好鞋子站在床边笑盈盈地看着我,一脸的得意。

「喂,你怎么把鞋都穿上了?」

扬扬笑着不说话。「好吧,即然这样那我只有自己动手了,你可别后悔。」说完我便做饿虎扑食状向扬扬扑去。

扬扬身体轻轻往旁边一侧,我便扑个空,我再扑她再躲。我有意和她这样子闹着玩,我迟缓的动作逗得扬扬咯咯直笑:「哈哈,看你熊样……哎……呵呵,好危险,……差一点点!」扬扬轻盈地在椅子和床之间与我周旋,她的裙角被带得起伏飘动着。这一刻,我恍惚看到面前的是一位跳动的少女精灵,在我身边飞舞欢笑。我能嗅到少女身上散发出沁人心菲的甜香。我伸手触摸不到她,却能感到她的发梢掠过我的指间。

我索性我闭上眼睛,直挺挺地倒在床上,沉浸在美好的感觉当中。我这一倒下不要紧,正在闪避我追逐的扬扬却被我伸直的双腿绊到了。我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听扬扬娇呼一声,紧接着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

我睁开眼睛,扬扬脸就近在咫尺,双眼闪着顽皮的笑意。她急促的呼吸着,呼出的气流轻拂着我的面颊,我双手自然而然环抱起她的腰部。扬扬一边做势推开我一边嗔道:「你耍赖!我不来了!」却发现我已经紧紧抱住了她,顿时满脸羞色。

「嘿嘿,我怎么耍赖了?我本来都放弃抓你了,是你自己躺到我怀里的。」「不是的,不是的,你是故意绊倒我的……」扬扬在我怀里挣扎着。

「即然是你自己这么急切,那我怎么好意思拒绝,来!亲一个!」说完我快速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扬扬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瞪大双眼呆了一呆,立刻又惊又羞,接着在我怀里就给我一顿粉拳,我没有反抗,任凭她的每一拳都落在我的赤裸的胸口上。看她咬着下嘴唇有点生气的样子,特别让人怜爱。

「扬扬……」我轻声喊她,她停下手,微微喘着气,用两只胳膊撑起上半身,盯着我:「干嘛?」她的小嘴唇在这时候更显水灵娇艳。

我这时候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可能这种时刻也不需要说什么。于是,我搂着她的腰用力一翻身,将她压在我的身下。

扬扬显然没料到我的这一动作,她在我身下呼叫着挣扎着试图推开我,但她的力气实在很有限,我双臂杵在床上压着她纹丝不动,只微笑着注视她。我相信我这会儿的微笑绝对是善意的,不含任何取笑或恶搞。

扬扬折腾了一小会儿也没了力气,两只胳膊抵着我的胸膛看我,当看到我坚定地正盯着她,轻轻白了我一眼,即无奈又害羞地闭上了眼睛。她胸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我感到她撑着我的胳膊在微微颤抖。房间里好安静,安静得只能听到我逐渐加剧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我轻轻拉开她放在我胸前的两只小手,俯下身子去吻她。当我接触到她红润的嘴唇时,她的身如触电般明显一颤,我也非常紧张,心跳明显加快。「唔……」扬扬紧闭双眼低哼一声,俏脸挣扎着向左右两边躲闪着。

这是我第一次亲吻女孩子的嘴唇,她的唇柔软而芬芳,我死死吻住她,用舌尖伸进她双唇,她牙关紧闭,我舌尖只在她细密的贝齿上舔动,她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我挪动身体,让一只手从她腰际抽起,隔着衣服抚摸她的后背。她的衣服很光滑,身体发软,柔若无骨。我从她的嘴唇亲吻到她嘴角、脸颊、耳后再到脖子,扬扬呼吸急促起来,红透了脸没有回避,承受着我的热情,并轻轻张开嘴呼气。

我马上又吻回她的双唇,并将舌尖递进她口中,她还没来得及闭上嘴,我的舌尖就碰到了她的舌头,她的小舌头柔软湿滑,并且带有凉丝丝的甘甜。我在她口中不断地深入,舔舐滑动着。

她的舌头渐渐也有了反应,轻轻碰触着我的舌尖,我马上迎了上去,和她相互抵触。慢慢地,她把舌头试探性地伸进我的口中,探寻滑动着。我用舌尖挑动她的舌头,引导她深入进来,我含着她的舌头吮吸上面分泌的甘甜。她仿佛也尝到美妙的滋味,在我身下轻轻摆动身体,并反过来吸吮我的舌头。因为她穿的是裙子我穿的短裤,我们的腿部肌肤也不断的在摩擦。

虽然我之前摸过她的腿,但相互肌肤这样大面积的接触还是头一回。

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嘴唇与舌头的节奏明显加快,我将她从背后紧紧抱着,她的乳房紧贴在我胸膛,虽然她穿着T恤,但我还是能感受到她胸脯的柔软。

我们相互交替吸吮缠绕,这一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等我俩相互分开时,我的嘴唇都有点发麻。

扬扬红透着脸惺忪朦胧地看着我,我搂着她的弱柳般的腰,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闻着她头发上散发的香味。这一刻我心里只有面前扬扬一个人,没有小树,也没有即将要认识的新学校的女孩子们。我心里突然有个冲动,想对着扬扬大声说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

我的嘴唇感受到一股温热,原来是扬扬主动将樱唇封了上来。她这次直接将舌头伸进我口中,我们搂做一团疯狂地纠缠起来。我的手也更放肆地伸进她的T恤,在她细润如脂的腰上背上摸索,扬扬也忘情地将小舌头深入我的口腔深处。

我的手摸到她穿的是一件抹胸,我有几次想从她后背摸向她的胸部,都被她用胳膊肘挡开。

新一轮的狂吻告一段落时,我搂着她互相紧贴着坐起身来,她的脸已不像刚刚那样发红,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一番,好像刚刚认识面前的这个男生。我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她没有闪避,用纤细的手指在我胸膛滑动着:

「全是汗……」扬扬声音轻得像绒毛,挠在我心里直发痒。

我这才发现我刚做过俯卧撑以后和扬扬接吻,胸膛上全是汗。

「哦,可能刚才太紧张了吧。」我傻笑着说。

扬扬皱了下鼻子:「都沾到我身上了。」她看看自己的身上。她的T恤果然有点潮,尤其是胸口,不过黑色看起来不明显。

「那——那要不脱了吧!」我喃喃地说。

「不嘛!」

「可是我还想抱抱你,弄湿了你一会儿怎么出门啊?」扬扬红着脸迟疑了一下:「那好,但是你不能乱摸我!」我满口答应她,心想让你脱掉不摸你才怪。

「那你转过身去,不许偷看!」扬扬的想法真是奇怪,反正脱掉后会被我看到,为什么还让我转过身去?

「你好了没啊?」但为了达到的目我还是不情愿地转过身,我背对着她问。

当我转过身时,看到扬扬腮晕潮红地拎着脱掉的T恤捂在自己胸前,样子十分撩人。

「说好的,你不能乱……啊!」扬扬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惊呼着被我压倒在床上,我对她再次献上热吻。她很快就变得呼吸急促起来,我吻着她的嘴唇嘴角,从耳后吻到颈部再到她的锁骨,我用舌尖舔她的肩窝。她身体放松下来,手中的T恤不知什么时候已被我扔到了一边。

她承受着我的热情,一手搂着我的脖子、一手伸进我的头发里摸索。我舍不得放过她任何裸露的肌肤,我的双唇绕过她的抹胸顺着柔美的线条到白皙平坦的小腹,扬扬今天没有擦香水,但我依然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清香味。我的舌头停留在她小巧可爱的肚脐眼上打转。我的双臂不停地从她后背到肋下的皮肤上滑动。

我顺着她的腹部往上,双唇最后落在她紧裹的抹胸上,同时我的一只手也悄悄伸进她的裙子。

扬扬对我上下同时侵犯有点失措,扭动着腰枝想要回避,但我已死死地压住了她,那只裙子里的手摸着她光洁的大腿,同时嘴唇延着她抹胸一边圆形的轮廓由外向里亲吻着,扬扬娇喘声更大了,最后我嗫上她抹胸中间最为耸起的部位,我的舌尖明显能感觉到突起,扬扬的身体也随之一颤。

「等一下……」扬扬突然有气无力地对我说。

我忙停下来有点不知所措抬眼地看她。

「你干什么?」她脸一直红到脖子。

「我没干什么啊!」我装傻。

「谁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扬扬说,「你让我脱外衣时我就知道你要这样……」「嘿嘿……」我傻笑着挠挠头。

「上面被你弄湿了!」扬扬的声音变得温柔。

原来扬扬雪白的抹胸上已经被我舔湿,圆形的湿痕上隐隐能看到她红色的小突起。

「呵呵……那……那这个也脱掉吧!」我傻笑着做势就要去掀开她的抹胸。

「不是那样脱的,你给我弄松了!」扬扬又气又无奈。「后面有拉链……」扬扬叹口气,她声音好小。

「哦。」我恍然大悟。

她的抹胸本来就是紧紧地裹在胸前的,当我解开拉链时,她那两只雪白的娇乳便跳到我的面前。

不知道是因为光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感觉扬扬的乳房比上次小鸡为她整理衣服时我无意中看到的要大一点,但是红色的乳头确实很小,随着她的喘息颤动着。她的乳晕也很小,色泽比乳头还要淡许多。

「色狼!大色狼!早知道我早上就不来了,还给你做饭!」扬扬看到我直盯着她的胸娇嗔道。

「嘿嘿——我是色狼那你就是我的小羊羔!我现在就要吃掉你这个美味!」说着我便双手抚上她的两只乳房。

她的乳房大小刚好被我用手捉住。我趴下去在上面嗫着,吸吮着她的小乳头。

「嗯……」扬扬的娇喘声中夹杂着呻吟声,我感觉相当动听。她仿佛感觉很愉悦,双腿不停地来回摆动,夹着我的大腿,时不时会碰到我下面已经挺直的小弟弟。

我抬头想看看此刻扬扬是什么表情,没想到刚好她也低下头来看我。

「你看什么啊?」我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我在看你干什么呢,嘻嘻,你的样子好好玩!」扬扬娇声笑着。

「这样你舒服吗?」

「嗯……」扬扬点点头。

「那你还想不想要?」我问她。

「嗯,还想……」扬扬羞得不敢看我。

「这个想要还是这个想要?」我分别指指左右两边的乳房问她。

「两个都想要……」扬扬好可爱!看着她如此依人的姿态,我今天要定她了。

他妈的!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早知道事情发展到今天这种局面,暑假那天晚上我死活都不会让小鸡那只贱手碰到扬扬。不过那天晚上我侵犯了小树,要是扬扬同意做我女朋友,我既对不起小树也对不起扬扬。

我一手揉弄她的右边的乳房,将左边的乳房深深含在嘴里,舌头卖力地在她乳头上拨弄舔吸。扬扬昴起头忘我地挺着腰,好像要将整个乳房都抵进我的嘴里,胸部向我耸着。我顺势将她从后背上托起,使她的上身离开床面。我们赤裸的上身紧贴在一起,随着呼吸共同起伏。我交替着吮吸她的两边酥胸,她的双腿摆动幅度更大,我暴怒的小弟弟不断地被她用腿摩擦。

好一会儿,扬扬勾起头扫了一眼我的下身:「你那里老是膈我……」我放开她,跪趴在她面前看看自己被顶得老高 的短裤:「要不……要不我把短裤脱了?」「谁稀罕啊,我早上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扬扬白了我一眼。

「哦。」我碰了钉子。

我又要俯下身去亲扬扬,她却抬起一条腿屈着膝顶住我,使我无法向下。

我不明所以:「你……」

「你不是说要脱吗?怎么又不脱了?」扬扬强词夺理。

「你不是说……」

「我说什么啦?你看你把我脱成这样,自己一件都舍不得脱!」我被她说得无言以对。

「那好吧……」

还好我里面还有件内裤,不过像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在女孩面前脱裤子还真有点难为情。

当我把短裤扔到一边时,扬扬瞪大眼睛看着我顶得高 高 的内裤,眼睛里充满着好奇:「啊!这么大!你长得好奇怪呀!你平时顶着裤子难受不难受?男人都是这样吗?骑自行车你把它放哪?……」扬扬问出一连串让我啼笑皆非的问题。

「你每天都是这样吗?」

「也不是……平时它是软的。」

「那现在为什么这样子?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摸我亲我就这样?」「基本上是的……」「不对,你早上给我开门时也是这样的——你睡觉时是不是在想黄色的东西?」「不是的……」我不知道跟她怎么解释。

「好奇怪啊——我可以摸摸吗?」扬扬突然问。

「当然可以。」

扬扬隔着我的内裤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啊!」她轻呼一声马上又把手缩了回去。

「怎么了?」我问她。

「我怕它咬我!」我真被扬扬给打败了。

「呵呵,它不会咬人的。」

扬扬再次摸上我的小弟弟,我感觉好舒服。

「好硬啊——能脱了看看里面长什么样吗?……」「嗯,行。」「那好,我转过身去,你脱了叫我。」扬扬的想法确实奇怪。

「呵呵,不用了,你自己脱吧。」

扬扬伸出手指勾着我的内裤边缘,慢慢扒到大腿处,于是我直挺挺的老二就翘立在她的脸前。

「啊呀,你的毛毛好多!」她用手指轻轻撮着我的一缕阴毛说,「我还以为只有女孩子才长毛毛呢,原来男孩子也长啊!」「那你下面有没有毛毛?」我问她,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扬扬有没有长毛毛。

「嗯……有,但是比你的少多了。」

「你这里皮好黑……」

「哦,可能是小时候穿开裆裤在太阳底下晒的吧。」我说的一本正经。

「哈哈,不是吧。」扬扬说着就摸到了我的小弟弟上。

我也伸出手在她肩膀和乳房上抚摸,但她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我的小弟弟上面:

「你这里好光好滑啊,这里的肉又红又嫩!」她的小手握着我的龟头,手指滑过马眼,一股股的快感传入我的大脑,再由大脑传遍我的全身。龟头分泌出液体,粘在扬扬的手指上。

扬扬把脸靠近龟头,嗅了嗅说:「嗯?——有点臭臭的。」不能啊,我昨晚回家洗过澡了,怎么会臭臭的?我心想。

「好奇怪啊,我以前只见过小孩子的,为什么男人和女人长得不一样呢?」「因为要做爱啊!」我说。

「怎么做?」扬扬握着我的老二问。

「就是你刚刚看到我画的那副画上面的那样。」「你那张画太流氓了,我都没仔细看。」「呃……就是……就是把这个东西放进你下面的那个地方……」我观察她的神情。

「啊,这么大,怎么放得进去?」扬扬很吃惊,但我看出她吃惊的表情中还有好奇。

「可以的,而且据说很舒服很舒服。」

「我不信。」扬扬说完就继续抚摸我的老二。

「扬扬……」我小声问她。

「嗯?」她摸着我下面的蛋蛋:「哇,这里好软啊!」「扬扬……我说……我也想摸摸你……」「你不是都摸过我了吗?」扬扬漫不经心地回答我。

「不是,我是说我想摸你……摸你下面那个地方……」「我不!」「为什么啊?你看你都摸我了!」

「脏!」扬扬轻声说。

「我又不嫌!」我声明道。

「我嫌你脏!——你趴地上做完俯卧撑都没洗手!」「哦,那我现在就去洗,洗完了你让我摸。」「我不嘛,你让我多玩会这个!」扬扬掂着我的老二舍不得放开。

「那你给我看一下,我看看就可以了,不摸总可以吧!」我央求她道。

扬扬想了想,最终羞红着脸还是答应我了。

我急不可待地去扯她的裙子,可是拽不动。

「笨死了,有拉链……」怎么又是拉链啊!

「我自己来。」说着扬扬双手在腰侧解开裙子的两粒扣子,扣子下面是被遮起来的一排拉链。扬扬将拉链拉下后便闭着眼躺着不动了,示意我去脱她裙子。

我将她的公主裙顺着线条轻轻扯下,她细直修长的美腿便呈现在我眼前。她双腿紧紧合在一起,一条腿微微弯曲,膝盖压在另一条腿上面,她雪白的身体使人目眩,这位班花级的美少女就这样尽乎全祼地躺在我的床上,尽显妖娆妩媚,她一只胳膊护在自己胸前,另一只轻轻放在小腹下面遮挡,但我还是看到她雪白的带有半透明蕾丝花边的小内裤。

我趴下去顺着她的膝盖向上吻她,用手轻轻挪开她防备的小手,并且不断地去摸索她的娇乳,我知道她对乳头很敏感,我只要一拨弄她的乳头,她的娇躯就会摆动,双腿就会放松。我的舌尖在她大腿内侧滑行深入,同时我用胳膊肘将她双腿分开。

这时候我看到扬扬内裤的中心。

她内裤中间位置已经有一小块圆形的湿痕,我看了看闭着双眼的扬扬故意对她说:「扬扬,你是不是遗尿了?这里是湿的。」说着用拇指轻轻在那湿痕上摸动。

扬扬急忙拿一只手又挡起来,羞嗔道:「去你的!大色狼!——我才没有!」我把她护住的手拿开,我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今天要把扬扬给日了,我喜欢她,我以后会对她好把她当女朋友保护她爱护她。我这样想着双手伸向她的小内裤,扬扬也极为配合地轻轻抬起她的小翘臀以便我把它脱下来。

就在这时,卧室外传来了我家门铃的声音——

【完】

100131字节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