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色片

我和我的学生发生了关系1aa


回到故乡後,决定自己开个补习班,做国中小的课业辅导,一来现在升学主义盛行,二来对於教小孩子课业我也很在行,以前在城市上班时,晚上都还兼做家教,教出来的小孩成绩都还不错。

对於教小孩子功课我非常有心得,国中小的学生什么也不懂,哪能了解努力用功是为了自己将来着想,老师一定要严格盯着课业,而补习班的老师又要在课程讲解时生动活泼,否则小孩子听一听没兴趣了,便不会再来捕了,所以我在上课时拿捏得非常好,该严的时候就严格,而上课时也会夹杂一些风趣幽默的解说。

渐渐的口碑传开了,学生人数也累积到20个左右,一开始能有这样的成绩我非常满意。

为了让每位同学对考试的题目熟悉,我订下了个规定,凡是考不到90分的,发考卷当天检讨答案之後,在放学後要留下来用同一份考卷补考,如果还是考不到90,那下一次放学还是要再补考,所以每个同学在检讨考卷时都必需用心听课,我也有事先跟家长沟通过,发考卷当天若有补考的,可能会较晚回去,此点也都获得家长们的同意,有些家长更是直夸我教学认真呢。

今天发上次平常考的数学考卷,是国一上的班级,在改考卷时我就发觉小慧的成绩很差,听她母亲说原来在国小时她的成绩不错,升上国中後却一落千丈,几次的平常考下来,她总是要被留下来补考,今天也不例外。放学後,留下来补考的有5位同学,小慧也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是全班最低分呢,实在令人头痛,这样的成绩到月考要怎么办?可别坏了我的招牌!

中间小慧的母亲拨电话过来:「老师啊,小慧又考不及格喔?」「对啊,现在在补考,可能会晚一点回去。」「这个小孩子实在是,要多麻烦老师啦,很不好意思,若她学不会,老师打她没关系啦。」「您别这么说,把小孩子教会本来就是我的责任了。」「那就偏劳老师啦,啊因为我晚上要跟她爸爸去台中进货啦,要跟小慧交代一下啦。」「你请等一下。」小慧听过电话後回到座位继续写考卷,其他同学都写好也补考通过回家了,现在教室就只剩我跟小慧,我皱了眉头看一下手表,都快九点半了。

小慧举手表示有问题,我规定考试时都不准讲话,有问题要举手再由我过去解决,要严格遵守考场规矩。

我走到小慧身边:「什么问题?」「老师,可不可以去上厕所?」「刚下课你跑去哪?怎么现在要上厕所?」我有点不愉快地问道。

「老师,可不可以啦?快点啦!」「去!赶快回来把考卷写完!」小慧一溜烟地往门外跑去,我顺便看了一下她桌上的考卷,天啊!在检讨时根本没在听嘛!有一半以上都不会做!等下她回来非好好骂一顿不可。

过了六七分钟不见她踪影,厕所就在教室门外而已,怎么这么久?我疑惑地走到教室外的厕所门外。

「小慧,你在干什么?不赶快出来写考卷?」门里传来小慧的声音「老师啊,帮我拿卫生纸一下啦,我忘了带了。」真是败给她了,现在的学生实在是……我拿了卫生纸後回到厕所门边侧着身子道:「卫生纸拿来了。」我本来是想说她会把门开个缝,所以我侧着身把卫生递给她,哪知她竟将门整个打开,我当场愣住,小慧的内裤退到脚边,坐在马桶上,裙子整个掀到胸前用手夹着,她一手拿过我手上的卫生纸,门也没关,分开几张卫生纸摺叠後,往她私处擦拭,我目不转睛地看清楚她的私处,阴唇不算厚,稚嫩的阴道口没有任何的毛,这样的状况是我未能料想到的,我的阴茎急速地充血。

小慧把擦过的卫生纸丢到旁边的垃圾桶後,我舔了一下乾涩的嘴唇,走进洗手间然後说:「你这样有没有擦乾净啊?没擦乾净不卫生。」我把她剩下没用的卫生纸接在手里折了一下,小慧还是坐在马桶上,我走到她旁边後左手扶着她肩上,右手拿着卫生纸就去擦拭她的私处,她也没有反抗,就看着我帮她擦拭。当然事实上她刚就已擦乾了,我的手松开了卫生纸,用右手中指轻抚着她的阴核,刚一触时我感觉到她肩头震了一下,我的手继续抚弄着阴核。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