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色片

倚雯的星期天d23

十八岁的倚雯,自孩童的时侯,便已长得活泼可爱,至今更是出落得如花似玉,娇同艳雪,确实芳卿可人。以
她这样出众的美人儿,自是成为校里男生的猎物。而倚雯虽是样子清纯可爱,然在她骨子里,却承继了母亲的遗传,
对性这方面,也为开放淫逸。

虽然她和李家俊在校中已是公开的爱侣,话虽如此,倚雯也会暗地里瞒着家俊,和其它男人在外鬼混,光是班
上的男生,便已有数人和她有过关系。这日是星期天,刚巧家俊家中有事,一早出外去了,无法在身旁陪她,
倚雯在家中坐得气闷,心中气恼,不知暗骂家俊多少次。她斜靠在床头,想着想着,脑里忽地划过校里的学长阳巨
祥,倚雯又想起数星期前的事来。

阳巨祥比倚雯高一班,却是校里游泳社的教练,在一次机缘下,竟给倚雯发现了这个俊朗的男生。

当时阳巨祥正在校里泳池教导学弟妹,正巧倚雯也约同家俊来游泳,她才一进泳池,便远远看见一个身躯魁伟,
腰圆膀宽的高大男子,细看之下,倚雯芳心不禁突一声响,心里暗道:「这个家伙可帅得紧呀,比我的家俊还要强
多了。」

美目一动,视线已落在那男人的胯间,只见那里高高的坟起一大包物事,牢牢的把泳裤挺得老高。

倚雯这么一见怎还了得,登时淫兴大动,脑海里只幻想着他的阳物,不知那话儿长成怎生样子,还是和家俊一
般,只是个卵大棒短的呆家伙。

当时阳巨祥见倚雯不住盯着他,心中暗喜。其实麦倚雯这个校花,他又怎会不知道,学里早就传开了。初时他
在校里向同学一探,便知道她早已有了男友,无可奈何,只得息了追求她的心。岂料今日,二人竟在泳池碰个正着,
再见她不时把眼飘过来,怎叫他不喜出望外。

阳巨祥是聪明人,光凭她那暧昧而带着炽热的目光,便知道倚雯也对自己颇有意思。一星期后,阳巨祥乘着家
俊不在她身旁,便上前去搭讪,却没想到倚雯竟如此落落大方,非常健谈,且是个薄底铜煲,一煮即熟。又过了两
天,倚雯瞒着家俊和他约会,情到浓时,二人竟找了间宾馆,连夜大战了一场。

当晚倚雯才知晓,阳巨祥果然人如其名,那根阳具当真又长又壮,当天直把倚雯干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其
后回味无穷。

倚雯今日闷得紧了,不禁又想起了这根大阳具,淫心萌动,便给了他一个电话。阳具祥岂肯错过这机会,当下
不住口应承,并约她在当日的宾馆附近等待。下午二时,倚雯准时到达,但等了一会,已过了约会时间十多分
钟,仍不见阳巨祥的影子,正感不耐之际,突然手机响起,竟是阳巨祥的来电,说因突然有事,要迟四十五分钟才
能到达。若她不想四处走动,便自己先到宾馆去,他迟一会儿便到。

倚雯无奈,还好这间宾馆是她和家俊去惯的,老顾客了,宾馆老板娘一看见她,便笑得四字口脸相迎,而倚雯
和那老板娘也很谈得来,因此她和其它男人来此鬼混,家俊至今仍被瞒在鼓里。老板娘要的是生意,自不多管闲事,
况且这也是开宾馆的首要条件。

倚雯放下电话,心中虽然老大不满,但想起阳巨祥这根快乐棒,又不肯便此而去。心想若不是他,而是家俊或
其它男人,早就不管而去了。她想了一想,脸上不由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背起皮包往宾馆方向走去。

进入了房间,强烈的阳光自窗外射进来,把房间照得光亮通明。这是倚雯和家俊喜爱的房间,除了有宽阔的浴
室外,还有一张颇大的软床,做爱之时,一晃一晃的,倍增情趣。倚雯坐在靠窗的单人沙发上,望向窗外,发了一
会呆,便站起身往浴室走去。

来到浴室,看见那偌大的浴缸,便想起自己和阳巨祥在浴缸大战的情景,当时干得真个天昏地暗,水花四溅,
满室呻吟大作,而他那根大阳具,一记接着一记,插得又深又狠,现刻想起来,真是回味无穷,不由得唇绽一线,
微微笑了起来。

想了一会儿,回身望向前面的大镜,却见一个清纯美丽,长发及肩的少女,正自嘴角含笑,盈盈的站着,这股
自豪感,确令她心感满足。她一面脱下外衣,一面想:「自己这副好身子,恐怕没一个男人抵挡得来,乘着现在还
青春漂亮,真要好好享受人生才是。」

外衣已滑落到腰际,一个碎花白乳罩呈现在眼前,正把胸前一对不大不小的乳房包裹住,而这对人见人爱的美
乳,也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更不知让多少男人玩弄过。倚雯自赏了一会儿,抓起脱下的外衣,徐步走出了浴室。

倚雯在床尾坐下,软床晃了一晃,她便用手拍了一拍,心想:「好柔软的床哦!难怪家俊这么喜欢来这里。」
不由一笑,想起家俊,便想到他总是喜欢站在床尾处,像现在一样,要我坐在床沿给他舔肉棒,吃他的精液。唉!
男人就是爱这个,在这两年间,也不知吃了多少男人的精液了。

她突发奇想,暗叫道:「啊!是了,不知阳巨祥的精液是怎生味儿,一会儿总得尝他一尝。」倚雯满脑子里,
立时幻想着阳巨祥站在身前,挺着他那又长又粗的肉棒,而她竟伸出手指,用指尖假意点他的龟头马眼,却点了个
空,原来只是幻觉,笑着放下手来,暗骂自己真是淫荡得太过了,不觉又笑了起来。

倚雯双手往后,支持着身躯,仰天坐着,一时百无聊赖,又想起校里的男生来。曾经和她有过关系的男生,一
一在她脑间滑过。点点指头一算,连她自己也吃了一惊,除了家俊外,竟然有七个之多。当下一个翻身,俯身趴在
床上,咬着手指,怔怔的望着窗外炽烈的阳光出神。

暗忖:「单是学校里面的男生,再加上家俊,便已经有八人了,还有上一年认识的小全,年初拜年时和表哥弄
了一次。在一个月前,又和隔邻马先生干了一场,这么说来,享用过我身子的男人,加起来已有十一人了,真没想
到,我今年才是十八岁,便和这么多男人好过,但我相信,若和母亲相比,恐怕还相差好一大截呢!

倚雯趴在床上想了一会,见阳巨祥依然未到,心想还是去洗过澡,先把身子弄得干干净净,然后才和他玩个痛
快吧!便跳下床来,跑进浴室去。

面对着浴室的大镜,徐徐把碎花白乳罩脱掉,那对堪堪一握的美乳,马上在镜中跃现。乳房虽说不上大,却浑
圆挺弹,鲜嫩的乳头,高高的竖立着。倚雯望着自己的乳房,情不自禁地用双手轻轻托起,捻弄一下峰顶的蓓蕾,
身子立时敏感地一颤:「哦!好舒服……待会儿得叫他好好给我弄一会才行。

倚雯便这样站着,自抚了一会,才脱下身上的内裤,走进洒水浴室。

温适中的清水,不住在莲蓬头射出,打在她那又白又嫩的肌肤上。倚雯弯下身躯,首要是先把胯间的小穴好好
清理干净,若给阳巨祥在舔弄时嗅出了异味,可大失情趣了。

倚雯沐浴完毕,用大毛巾把身上的水珠抹干,想起刚才在赴约途中,买了一条性感内裤和一件睡衣,心想不如
穿上试一试,瞧一下是否好看。当下把毛巾包住了身体,跑出浴室来,从皮包掏出那条深蓝色的绑带内裤,缓缓穿
上,低头前后左右看看,果然穿上之后,极度性感迷人,心想:「若在家俊面前穿上,相信他定然感到惊喜,马上
性欲大增。

好不容易,时间已过了半小时,倚雯心想,阳巨祥也应该快到了,心里虽是焦急渴望,盼他能快点来,但越是
着急,便越感烦躁。来到窗前的单人沙发坐下来,望着窗外的景物,焦急不耐之情,始终无法平服下来。

倚雯百感无奈,心情烦闷到极点,便顺手在沙发旁的小几上取起一包小食,张口便吃。

不知为何,烦闷时吃一些东西,心情竟然会大有好转,尤其是可口美味的食物。倚雯手口不停,登时吃得津津
有味。不觉之间,一大包小食全落入她肚中。坐得无聊,纤手不停玩着内裤边的带子,才想起这条内裤是要穿给家
俊看的,不能现在弄污了它。

倚雯把身上的毛巾抛掉,把内裤的带子徐徐解开。

她动作极慢,最后还是把内裤除去,整个身子顿时一丝不挂,赤条条的全裸着。

倚雯也懒得再披回毛巾,便这样垂直着裸躯,躺卧在沙发上。

等待情人,委实是一件心焦的事,更何况今日是瞒着男友出来偷汉子,那种心情,自然更感兴奋,便因为这样,
阳巨祥迟迟不到来,心情又怎会马上平息。

现在倚雯的脑袋里,想着的尽是一些男女之事,不免越是想,情兴便越旺,她把双脚搁在窗台上,微微分开双
腿,露出胯间那红艳艳的嫩穴,双指拨开两片阴唇,徐徐抑擦内里的嫩肉。

当指尖按上那鲜嫩的阴核时,那股快感,猛地自四方八面飞来,不禁轻轻地「啊」的一声,呻吟起来,欲火更
是难禁,伸出玉指,探到穴里去,出出入入的抽插起来。忽地脑子一阵清醒,心里一惊,要是阳巨祥突然闯进来看
见,必定会给他取笑一番。这个还不打紧,就是怕给他看轻了,说自己是个淫荡的女孩,那可还了得。想到此处,
马上停下手来。

倚雯百般无聊,加上刚才一轮的自摸,情欲已到了沸点,为了平静心头的火焰,就裸着身躯站起来,双手攀着
大窗的玻璃,低头往街上望去,也不怕给窗外的人看见,一心只盼能看到阳巨祥的踪影。

街上行人虽多,就是没有阳巨祥的影子,她看了一会,心想正好闲着无事,乘着阳巨祥还没来,倒不如把那件
性感睡衣也穿来看看。

一想及此,再打开皮包,取出那件睡衣跳上床去,连忙穿上,再低头一看,在这件粉蓝丝质的睡衣衬托下,两
条修长雪白的玉腿,更是显得格外迷人。

倚雯坐在床上,低头打量身上的睡衣,心想这件睡衣果然性感迷人,若给阳巨祥看见,必定让他看得口定目呆。

想到这里,越想越是欢喜,一骨碌睡在床上,暗道:「那条深蓝色的内裤,便穿给家俊看吧。而这件睡衣,就
让阳巨祥开一开眼界,到时看看他是何反应也好。想到开心处,脸上不由绽出一绺可爱的笑容。

倚雯卧了一会,看看墙上的挂钟,原来又过了约定时间了,看见床头上的电话,便即爬起身过去,正想给阳巨
祥一个电话。便在这时,房门声响,阳巨祥已踏进房来。倚雯回头一看,心中大喜,叫道:「你终于来了,等得人
家好不焦急呢!

阳巨祥看见倚雯身上的睡衣,把她裹得更是性感迷人,不由大赞起来:「好漂亮的睡衣啊,快过来让我看一看。」
倚雯见他称赞,心中又是一甜,当下扑到他身上,双臂一伸,已环上他的脖子,笑问道:「真的很美吗,你喜
不喜欢?」阳巨祥把她柔软的身子紧紧抱住,二人胸贴胸的双拥着,均感一份异常的满足感。阳巨祥答道:「
当然欢喜,看来妳是新买的啊。」倚雯点了点头,仰起头紧盯着眼前的男人:「我是特为你而买的,还担心你
不满意呢?」阳巨祥心中感激,把她腰肢箍得更紧,低下头去吻她。倚雯是个中能手,自是明白他的心意,
当即闭上美目,微微半张樱唇来迎接他。

阳巨祥不费半分气力,舌头已深深闯进,两条舌头立时缠绻在一处,你吸我吮,打得异常火热。阳巨祥嗅着她
散发出来的体香,更为兴动,大手禁不住移到她胸前,把她一边乳房紧紧抓在手中,低呜道:「哦!妳的乳房真柔
软,原来妳内里什么也没有。」倚雯有气无力道:「戴了乳罩,还不是给你脱去。啊……你握得我好舒服,轻
轻的玩,不要那么猴急嘛!」阳巨祥温柔的玩着,边玩边问:「今日是什么好日子,妳怎地会找我出来,你的
家俊呢?为何今日不来陪妳?

倚雯道:「不要提他了,你再提起他,我马上便走。」

这一招却是倚雯的绝招,向来无往而不利。她能和这么多个男人发生关系,都是拜这一招之功。

原来倚雯虽然本性淫荡,但在人前,总是摆出一副清纯文静的乖乖模样,使外人决计瞧不出她的真本性。而她
和校中的男生鬼混,都会搬出这一招数来,说是和男友家俊反了脸,才闹性子出来认识其它男人玩,偏要和家俊倒
气。

外人又哪会得知这只是她的借口,多半都信以为真,还庆幸自己飞来艳福。突然有美主动送上门,乐得享受一
番。但每当那些人吃过知味,想要回味再来找她时,倚雯除非对此人心有好感,若不然,大多会这样说:「你把我
当成什么,那日若非我和男友翻了脸皮,人家才不会和你乱来呢,现在我和家俊已经和好如初,又岂能再和你做那
种事?

只要这招一出,当真厉害得紧,可说是百试百灵。那些人听后,多会大感没趣,便再不加痴缠,更不想开罪这
个大美人,封了将来相好的门户,只得垂头而去。这时阳巨祥听见,还道她和上次一样,又和男友耍性子,便
不再多说话,只想今日怎生享用眼前这个俏娇娃。阳巨祥握玩了一会儿,突然双指一夹,把她乳头夹在两指中,轻
轻捻弄着。只见倚雯浑身一颤,低声嗯了一下,半张的美目,立见润光闪然,而那副迷醉的神情,直是美到极点。
阳巨祥看得心头火热,一边把玩一边道:「家俊真是幸福,有妳一个这样漂亮迷人的女朋友,随时都享尽人间
艳福。倚雯低声道:现在人家都在你手上了,你还不满足。

阳巨祥见隔住一层衣衫,终究不到肉,便把手从她睡衣脚伸出去,手掌滑过她纤幼的腰肢,直攀上她的玉峰。
倚雯把身子微侧,胸口微微挺前,让他能更多空间把玩,当阳巨祥把整只乳房包在手中,禁不住叫道:「好柔
软饱挺的乳房,真的不想放手。」

倚雯也听得火动,见他喜欢玩弄自己的双乳,便主动背过身去,背脊靠在他前胸,接着提起他的双手,分别按
上自己的一对美乳,低声道:「倚雯这样给你玩,还满意么?」阳巨祥自当满意,还不停的大赞,说她肌肤何
等滑腻,样子何等美丽,听得倚雯心里甜丝丝的,甚为受用。二人站着弄了一会,阳巨祥再也抵受不住了,轻
轻把她推开,说道:「我真的受不了,上床去玩吧。」

倚雯也不拒绝,当先跳上床去,背过身子,徐徐把睡衣脱去。

待得她回过身来,却见阳巨祥正怔怔的盯着她,身上依然衣裤齐整,还没开始脱衣服,不禁问道:「你怎么了,
这样望着人家,还不脱衣服上来。」阳巨祥此刻才回过神来,吶吶道:「倚雯妳实在太美了,我的魂魄也给妳
勾去了大半。」倚雯见他刚才的模样,知他并非胡乱奉承,笑道:「真的,不是全都勾去了么?还呆什么,快
快脱衣服吧。」

话才说完,倚雯自动仰倒在床,伸手拿过床头柜的果汁,细细喝了一口。

放下杯子,侧身卧着,目光到处,看见阳巨祥正在急不可待的脱去长裤,长裤落地,再见他双手扣住内裤,往
下一扯,内裤立时给他扯了下来,一根七八吋长的大阳具,登时朝天弹出,硬直直的挺在她眼前。倚雯乍见之
下,真想喊出声来,心道:「好厉害哦,原来他已经硬成这般模样。」

阳巨祥褪去身上的衣服,急巴巴的爬上床来,倚雯裸着全身,仰天卧定,正等待他直扑而下。岂料阳巨祥竟抓
住他一条腿,高高的抱在手中,口唇贴到她足踝处,竟然吸吮狂吻起来。此举大出倚雯所料,只觉足踝又痒又
酸,接着脚指头也给他咬住,还不停的在脚指缝中舔弄。

倚雯从没试过这滋味,不由身子微颤,口里呻吟起来,心想,原来自己的脚指也是这般敏感。

这时,阳巨祥的嘴唇开始往上滑,吻过她修长光滑的大腿,终于来到她那迷人的花洞口。阳巨祥双手把她两腿
张开,一个娇嫩诱人的宝穴,立时呈现在他眼前,只见两片嫩腻丰厚的阴唇,已是湿潮满布,闪现着诱人的光芒。
阳巨祥看见这个可人的肉蚧,哪还按捺得住,当即双指压住花穴两旁,慢慢往两旁一分。花穴立即应手而开,
圆圆的大张着,露出内里鲜红色的美肉,而另一个迷人的小洞,正自张合蠕动,不少花露从洞口缓缓渗出,便知晓
倚雯早已情动难耐。而倚雯也不害羞,大大的张开腿儿,把双手放在头顶,垂在床沿外,便这样的仰卧着,任
由阳巨祥尽情欣赏那块神秘之地。当阳巨祥埋头刮舔时,一阵难以形容的快感,突然直窜上她的脑际,接着早
已发硬的阴核,已给他纳入口中,还不时把舌尖顶拨。这股强烈的快感,立时教她大叫起来。

阵阵快感仍没过去,第二波又接着而来,一根灵活的舌头,已然闯关直进,出入往来的上下挑弄。

倚雯确无法再忍受这股折磨的快感,高声喊道:「受不了,求你不要这样,人家想要来了。」

阳巨祥听见,更加是手口不停,着实施为,拿出百般手段去磨弄她,不用片刻,倚雯已难抵抗,终于长叫一声,
一浪接一浪的阴精狂喷而出,弄得阳巨祥满口满脸均是淫水。

阳巨祥停下动作,抬起头问道:「感觉如何,还满意吗?」倚雯略一回气,微微笑道:「你这样弄人家,
丢得人家手麻脚软了。」随又看见他满脸都是阴精淫水,不禁笑道:「看你,满脸都是人家的东西,还不快快抹掉。」
阳巨祥笑道:「这样的佳品,抹去岂不可惜。」倚雯听得心里高兴,便张开双手,轻声道:「伏在我身上,
让人家好好抱住你。」阳巨祥那肯不依,便即腾身而上,倚雯把他厚硕的身躯牢牢抱住,在他耳边轻声道:「
你好厉害哦,人家爱死你了。你知道吗,自从上次和你好过之后,便常常想起你,好想再和你狠狠玩一次,若不是
我已经有了家俊,不能对不起他,所以一直来没有找你。」「是真的吗?」阳巨祥大喜,险些要跳了起来。
倚雯看见他这开心样子,微微一笑,伸手往下,握住他的大阳具,温柔地套弄起来:「喜欢我这样弄你的肉棒么?」
阳巨祥早已乐得不能出声,只好不住地点头。倚雯只觉手上之物,竟已硬得像铁柱一般,且火烫炙手,心想:
「这样的大东西实在太可爱了,叫我怎舍得放手。」倚雯一面握玩,一面牵着他的手,放到自己的左乳上,在
他颊上亲热地吻了一下,说道:「握住我,你不是说很喜欢玩倚雯的身子么,你现在便尽情玩人家好了。」阳
巨祥那会和她客气,便即仔细把玩着,说道:「妳的乳房很美,乳头又红又嫩,瞧来家俊也很喜欢玩他吧,说得对
吗?」倚雯点了点头:「家俊有一个习惯,就是爱把人家的乳房作枕头,要伏在我乳房上才肯睡觉。」阳
巨祥叹道:「家俊真幸福。」倚雯又再吻了他一下:「我心里也很喜欢你,这样好吗,若然今次我和家俊闹反
了,来做你的女友好吧,这样你便可以日日和我玩了。但假若我和家俊和好如初,便只能偷偷和你见面了,可是你
不能给家俊知道喔。」阳巨祥大出意料之外,喜道:「我当然不会对他说,只要有机会和妳亲热,便心满意足
了。」倚雯心想:「这样做虽然对不起家俊,但这样雄伟英俊,阳具又长又大的男生,我又怎能轻易放过呢,
对不住了家俊,谁叫倚雯是个淫荡的女孩!」二人你握我搓,玩得越来越火动,倚雯向他微微一笑,说道:「
你且先躺下来,让倚雯给你这根大东西舔一舔好么?」阳巨祥喜不自胜,一个翻身仰卧在床上。

倚雯爬起身来,蹲到他胯间,徐徐伸出玉手握住那巨物,上上下下的套弄了一会,问道:「舒服么?」

阳巨祥不停地点头,倚雯双手齐施,一手为他套弄,一手握住他的子孙袋,温柔地抚摸着,直看见那个大龟头
冒出几伙白浆,才朝他嫣然一笑,弯下身躯,把头凑了过去。

倚雯仍是不停手的套动,伸出丁香小舌,舔去马眼的浆液,接着把脸贴上肉棒,感受下肉棒的热度,才在棒身
来回舔吻一阵,又把舌头在龟棱上打圈舔弄,把龟头的精液舔得干干净净,方张开嘴巴,把那硕大的龟头含入口中。
阳巨祥直美得两眼一翻,高声喊爽。倚雯见他满意,口里加紧压力,间歇深插入喉,再拔将出来捋动几回,继
而又放入口中,大肆吸吮,吃得唧唧有声。这回阳巨祥可乐透了,伸手往前探去,握住她正垂在大腿的乳房。
倚雯也相当识趣,把身躯移靠过来,好叫他玩得更顺手。

阳巨祥握住她一只美乳,又揉又搓,只见倚雯的乳房不住在他掌中变形。而倚雯吃着男人的大筋,也感兴动难
耐,再加上阳巨祥的爱抚把弄,情欲更是愈来愈高。

过得片刻,倚雯再顾不得矜持,吐出阳具叫道:「我好难受啊,倚雯好想要你,现在就给我好么?」

阳巨祥正在过瘾,那肯就此煞车,遂道:「再舔多一会儿,若弄得我舒服,一会儿便好好的插爆妳。」

倚雯无奈,只好再把龟头纳入口中,卖力吸吮。这一回可苦了倚雯,小穴里突然直痒到心肺,一股股的淫
水,不停的汹涌而出,沿着大腿直往下流。又过了数分钟,她终究忍无可忍,停口叫道:「真的不行了,你便行行
好,把你的大阳具插人家吧,我好想给你插啊。

阳巨祥也感到时侯了,笑道:「好,我来了。」倚雯听见,也不待他出手来扶,便即仰身卧倒,自动张开
大腿,只等那大阳具来插。阳巨祥蹲身在旁,双手按上她膝盖,把大腿再往两旁分开,低头见那穴口淫水满布,登
时又感兴起,忙把身躯横移。

阳巨祥挪身蹲跪在她身旁,中食二指突然插入她穴里,而拇指却按在她阴核上,不停的出入扣掘。

倚雯如何受得来,只是呻吟大叫,侧头又看见那根大阳具搁在眼前,也不思想,当即伸手拿去,握住使劲套弄。
阳巨祥这手掘穴神功果真厉害,不消片刻,便听得咕唧咕唧的水声大响,倚雯的淫水随着他的抽动,从穴里狂
喷飞溅,床单上立时湿了一大片。倚雯难以忍受,丢完一次又一次,低头望去,淫水四飞,只觉他的手指刮着
肉壁,那阵快感简直不能形容。倚雯不停扭腰摆臀,弓起腰臀狂叫不息:「不行了,你快住手,再这样下去,定要
了人家的命儿啊。」

阳巨祥笑了一笑,停下手来,身子移到她的胯间,拿着肉棒在她阴唇来回磨蹭,就是不愿进去。

这时倚雯淫兴过甚,又给他磨得骚痒难当,再顾不得羞耻,伸手握住他的肉棒,开声求道:「快来吧,不要这
样折磨我好么,把大肉棒插人家吧。」话还没说完,便动手把那龟头硬塞了进去:「用力干我,快来狠狠的插倚雯,
人家要你……」阳巨祥给那小穴口包箍住龟头,只觉小穴又紧又窄,真个受用非常,当下也不搭话,挺起腰杆
奋力往里插去,这一下直捅至底,把个小穴立时塞得爆满。倚雯啊的一声,叫道:「好大好粗的肉棒啊,这一下插
得这么深,胀死人家了。」阳巨祥问道:「美吗?」

倚雯点头道:「好美,不要停下来,再用力抽插。」阳巨祥自当遵命,狠命狂抽猛插,倚雯美得头摇身摆,
不停地呻吟。大刀阔斧的抽插了一会,阳巨祥忽地抱她坐起,彼此面朝面的坐着大干。

倚雯坐在他胯间,主动把身躯大上大落,感到肉棒不停在体内出入,实在美到极点。倚雯被他干得淫情大动,
捧住他的脑袋,把一边乳房凑到他眼前,要他来吃。阳巨祥吃完一边又到另一边,不住口的交替吸吮,倚雯只知快
感连连,双手把他抱得又牢又紧,臀部急上急落,飞快的套弄着肉棒。过了一会,阳巨祥忽道:「倚雯,我想
看看肉棒出入之势,看妳怎样用小穴套着我的肉棒。」倚雯听见一笑:「你这人好坏。」口里虽这样说,但还
是把身躯往后仰,双手支在床上,二人立即变成一个M字,而交接之处,却清清楚楚落入二人眼中。只见二人配合
无间,每次一挺一退,颇为合契,眼看那根巨棒,不住在小穴里来回穿梳,时隐时现,每一抽出,便带着一股淫水
往外飞射,当真淫亵之极。倚雯低头看见,也不禁有点脸红,但那根肉棒插在小穴里,实在太美妙了,大龟头
不停刮着肉心,简直美到骨髓去,加上肉棒又粗又长,每记直抵花心,插得她又是疼痛,又感得趣,这种难耐的快
感,却又有另一番滋味。抽插数百回后,阳巨祥忽然停下动作,要倚雯伏跪在床,打算从后面肏干。倚雯
依言而为,把个美臀高高的竖起,还主动用双手把玉股分开,露出那水汪汪的迷人宝穴。阳巨祥低头望去,见
穴口大张,腥红的嫩肉一张一缩的,诱人之极,便即挺枪深深刺去。这回他用尽气力,狂抽狠插,又快又劲。不觉
又抽插了数百回,倚雯已被干得头脑森然,更不知丢了多少回,到得后来,忽觉阳巨祥动作加烈,倚雯知他快要射
了,便把臀部着力迎凑。不用多久,阳巨祥喘声大作,叫道:「快来了,我要射进去。」「尽情射吧,把
你的精液全射给倚雯,射进我的子宫去!」倚雯回头叫道。接着肉棒跳了几跳,浓浓的热精全射进深宫里去。

发泄完毕,二人浑身委顿,牢牢抱在一起,不停地喘气。倚雯从没尝过这么激烈的肉战,一时软得手脚懒动。
阳巨祥回过气来,叫她一起去沐浴。倚雯心知和他共浴,不免又要多手多脚,便道:「我没气力了,你自己先
进去,让我再休息一会儿,便进来。」阳巨祥无奈,只好自个儿跑进浴室去。

倚雯软倒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激情,没想阳巨祥今次比上一回还要厉害得多,家俊和他相比,确实相差太远
了。想着之间,才发觉阳巨祥久久还没出来,也不知他在浴室弄什么东东,好奇心起,便跑到浴室去,才一进门,
便给人从后抱住,倚雯回头一看,那还会是谁。她回过身来,抱住他的熊腰,二人便这样在门边拥抱住,倚雯
抬起头来,望住他道:「这么久还不出去,在这里干什么?」阳巨祥笑道:「我在这里回气,待妳进来再狠狠
干妳一次。」倚雯笑道:「我才不信你这么快又活过来。」

说着伸手到他胯下,握住那阳物,见他不软不硬的垂着,很是好玩,便道:「瞧来它还不行呢。」

阳巨祥道:「只要妳着力摸玩,保证很快又龙精虎猛。」倚雯向他甜甜一笑,握住阳具套弄了几下,道:
「我们到浴缸去好,再和你好好弄?」

来到浴缸,阳向祥先跨步进去,倚雯待他坐定,方背着坐在他身上。阳巨祥双手围上她腰肢,只见倚雯提
着他双手,引到双峰处,说道:「握住我乳房,不准你放手」阳巨祥笑道:「妳这对乳房又软又挺,谁舍得放
手。」

倚雯在他身上朝天仰倒,低头望着他抚玩自己的乳房,只见一对美乳,在他的把玩下,晃来晃去,不住变动着
形状,她不禁看得欲火渐萌,低声道:「你比家俊还会弄呢。」阳巨祥问道:「是了,家俊的肉棒可有我的大?」
倚雯摇头道:「没有,你是我见过最粗最大的一个。」「妳见过很多男人的阳具?」阳巨祥犯疑起来。
倚雯自知漏了嘴,随即道:「是啊,恐怕有一二百根了。家俊时常和我一起看色情影碟,日本头的肉棒,瞧来还
没一根及得你呢。」阳巨祥登时释然,双手托住那对美乳,肆意玩起来:「原来这样,妳时常和家俊这样弄吧?」
倚雯笑道:「你喝醋么?」

阳巨祥道:「这个是少不免,想起妳和家俊干穴,心里又怎会舒服。」倚雯道:「家俊是我的男朋友,我
给他干,给他玩,都是天公地道之事,若说心中不舒服,应该是家俊才是,要是给他看见我被你干,也不知他会怎
样。」阳巨祥道:「妳便索性和他分手,做我的女朋友好了?」倚雯道:「待我想一想,但现在不说与你
知。」阳巨祥把手放到她胯间,在她耳边道:「架起双腿,给我好好摸一摸。」倚雯依言照做,阳巨祥手
指得到自由,便即发动指功,狠命挖掘起来。不用一会儿,倚雯已经淫水长流,口里呻吟不绝,体内的欲火,
开始猛然上升。阳巨祥一手玩着她乳房,一手狠命狂掘,立见水花四溅,倚雯再也受不住,忙翻过身来把他抱
住,叫道:「快来干我,人家又想要你的大巨棒。」

阳巨祥说道:「我还没硬起来,又怎干入去。」倚雯无奈,伸手握住阳具套动,看他能否早点硬起来。
阳巨祥牢牢抱住她,低头吻上她小嘴。抬头配合着他,边吻边把弄那根巨物。

二人拥吻了一会,阳巨祥放开了她,说道:「给我吃吃妳的奶子吧。」倚雯听见,也不多言,便即挪高身
躯,把个美乳凑到他口中。阳巨祥先舔了一会儿乳头,才用力地吸吮,一时吃得唧唧有声。

倚雯垂首望去,看见他不停地狂吸猛吮,一对乳头,已兴奋得发痛,就这样弄了一会,倚雯发觉他的肉棒已渐
有起色,心中一喜,加多两分劲度,再套弄得百回,肉棒已经硬如铁石。

倚雯道:「他已经硬了。」便握住龟头对准小穴,沉身下坐,肉棒应声而入,直没至根。

「啊!好舒服,真想天天给你干。」阳巨祥道:「妳便做我的女友吧,这样不是可以么?」倚雯道:
「好吧,我便做你半个女朋友,一半给你,一半给家俊,早上给他干,晚上给你干,你说好吗?」

阳巨祥自然知她是说笑,只好不出声。倚雯这时直起身来,自动坐着上下套动,胸前的美乳随着动作上下晃动,
阳巨祥看得兴动,伸出双手各握了一只。倚雯三点受击,更是淫兴大增,叫道:「真的好舒服,人家爱死你这
条大阳具了。」阳巨祥把他扶出浴缸,叫她双手按在缸边,从后面插进,这回二人在浴室花招百出,从浴缸战
到地上,再由地上弄到洗手台,直弄了半小时方完满结束。

这回阳巨祥终于感到全身乏力,首先走出浴室,软倒在床上。倚雯单独留在浴室,再次把身体洗个干净,才走
出浴缸。

倚雯用浴巾抹净身上的水珠,来到大镜前,慢慢把浴巾围在身上。

这时她看着镜上的自己,而镜中的少女,真是长得天仙般漂亮,又多么清纯可爱啊,但又有谁会知,这个人见
人爱的少女,内里却是如此淫荡,背着自己的男人,不时想出来和别的男人鬼混。

倚雯打理一下头发,心想,过了青春无少年,得好好把握现在,加上自己青春美丽,要多少男人便有多少,又
何须只守在一个人的身边。她想通这点,不由开心笑起来。

当她走出浴室,发觉阳巨祥裸着身躯,早已沉沉睡去,她坐到了床边,喝了一口水,回头往阳巨祥看去,见他
那根阳具虽然软弱无力,横横摆在腿侧,但仍有四五吋之长,这等好物,确实不是常见,禁不住伸手过去,握住软
物抚玩了一会,心道:「好吧,见你天生这根好宝贝,打后便再和你多玩几次吧。」

接着坐起身来,开始穿回衣服。

当她穿戴完毕,坐在沙发的扶手上,望见阳巨祥依然未醒,心想:「便由得你在这里睡吧。」看看腕表,快到
五时了,家俊相信已经回家了,倒不如现在去找他,说不好还会和他再大战一场呢。」

便回头向床上的男人笑一笑,低声道:「我走了,下次再和你玩过。」话后提起皮包,开门去了。【完】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